skip to Main Content

张传升:蓝桥会的传说【重磅推荐】

编辑荐读:关于蓝桥遗址,全国多地都有流传,窃以为重要的不是争辩何处起源最早最正宗,而在于传说故事中所表现的美好人性和情感的挖掘整理传承,这是传统文化留给子孙后代的共同财富,也是传说故事起源地文化人应有的担当。我在沂源张家坡镇工作过,曾多次去此地附近勘察,也写过几篇文字,这次约张老把该传说故事由当地发源及经过详细增补完善,以文学微信公众号形式刊发,以飨广大年轻读者,意义重大。我们期待能有更多人来关注、整理、挖掘、思考、升华这个故事,以免其生尘遗落,使之能在新时代的沂源大地上持续焕发出更迷人的光辉。(弗及)

蓝 桥 会

搜整撰写:张传升

千百年来,中国民间广泛流传着爱情四桥的故事,第一桥是鹊桥,牛郎织女七夕桥上相会;第二桥是断桥,白娘子和许仙桥上相遇;第三桥是“杭州草桥”,梁山伯与祝英台结拜之地;第四桥是蓝桥,蓝瑞莲和魏秀时桥上约会。

鹊桥、断桥、草桥都是神话,只有蓝桥才是真实故事的发生地。蓝瑞莲与魏秀时的爱情传说故事,在我们家乡沂源县,可算家喻户晓,人人皆知,曾以《井台会》《蓝桥会》《蓝瑞莲打水》等为题,搬上舞台和银幕,还有许多民间艺人,编成小唱、快板儿、顺口溜等曲艺题材来说唱,深受人们欢迎。

她具体的发生地位于今天的山东省沂源县张家坡镇东王庄村。据考,蓝桥上守信的丈夫魏秀时,是张家坡镇河东村人,殉情的媳妇蓝瑞莲则是东王庄的闺女、西王庄的媳妇。

蓝桥出土

蓝桥在哪里呢?在蓝河下游。蓝河就是现在从东王庄村中间流出的那条小河,古时候叫蓝河。蓝河发源于此地旋风顶东坡和马头山前坡。有三条较大支流,全长有十多里。当年旱时无水,涝时成灾,是浮莱水(今红水河)的支流。

西汉中期,今天的东安村当时为郡,从东安郡到临朐城,必经蓝河,当时河床很深,车马行人不便,郡上出资,修建了这座桥,因为修在蓝河上,所以叫蓝桥。日久年长,河床增高,清朝中晚期,桥体逐渐被泥沙埋到地下。后来的人们只是听说有座蓝桥,可谁也没见到。

1962年农历6月12日,晚上9时许,一场百年未有的大水袭来,东王庄村前一带,大量泥沙流失,洪水将原来地面刮走一米多深。埋在地下的百年蓝桥桥面终于露出来了,那是一座三墩两孔的青石板桥。桥头东有一碑碣,碣石上有“通济桥”字样,中间内容有翻修桥吏员六名,领袖一名,和一些赞助个人。当时东王庄的青年人把桥面青石板材和碑碣挖出来盖房用了。

如今桥下汛期才有水,

蓝桥古桥在此地下两米多深处

1963年6月23日,又是一场大水经过,大量泥沙又把蓝桥残骸埋在了地下,至今未再出世。蓝桥的具体位置就在东王庄村前,九东路的涵洞以北约十米的河床下面。近年,县旅游局在旧址处,挂了一个标志牌,上面写着“蓝桥遗址”。

为什么传说中的蓝桥碑碣记载为通济桥呢?相传自从蓝桥上出现了蓝瑞莲殉情之后,家乡的人们、特别是此地的蓝氏家族和魏氏家族的后人们,觉得不甚光彩,认为蓝瑞莲不守妇道,不安分守纪;魏秀时身为学士出身,领人家媳妇私奔,败坏了家族,破坏了家规,为家丑不可外传,两家族人和家乡人在桥头立了碣石,把蓝桥改为通济桥了。并且责令外地来说书的、唱戏的,千百年来不准他们说唱蓝桥会。然而即使是这样,改了桥名,封闭旧事,蓝桥上出现过守信丈夫和殉情媳妇,仍然不胫而走,闻名天下。

县旅游局在蓝桥旧址处墙壁上

挂有“蓝桥遗址”标识牌

魏蓝降生

蓝瑞莲与魏秀时两位情人出在哪朝哪代?相传是在西汉中期,那时候,崮董峪村(今河东村),有一家姓赵的和一家姓董的人家,住在一条街上,两家对门。赵家有个闺女和董家闺女同岁,两个女孩儿从小一起玩,是要好的小伙伴。长大了一起学纺棉花、学织布、学养蚕抽丝等,形影不离。

她们到了十八岁这年正月,赵家姑娘经媒人介绍,许配给东王庄蓝家公子。到了二月,董家姑娘经媒人介绍,许给了本村魏家公子。三月,两个闺女同时出嫁。

由于二人从小要好,出嫁后在一起的机会少了,出嫁前三天凑在一起郑重相约,赵姑娘说:“婚后有了孩子,两家做亲,关系更密切。”董姑娘说:“这主意好,要都生男孩儿,叫他们结拜兄弟,若都生女孩儿,叫她们结为干姊妹,若生一男一女,咱们就结为儿女亲家。”二人订了口头预约。三月初六,同日都当了新娘。

俗话说,三月怀上孩儿,出生甭过年儿。当真,到了腊月二十日午时,魏家媳妇生了一个大胖小子,起个名字叫秀时。蓝家媳妇在腊月二十午时,生了一个女孩儿,取名叫瑞莲。两家相互得知后,两位娘子为两个孩子未来能成亲暗暗高兴。

东王庄村村民坐在村内千年古槐下回想旧事

瑞莲嫁人

两家孩子都在健康成长,不幸的是瑞莲两岁时,母亲患了细疾病(过去一种妇科病)经多方医治不见好转,病危期间,她对丈夫说了三年前与好友魏娘子指腹为媒的事,并要求丈夫好好抚养瑞莲,叫她长大成人,成家立业。说完就离开了人世。瑞莲父亲痛不欲生,幼小的瑞莲啥也不懂,靠奶奶喂养长大。苦命的瑞莲十二岁时,奶奶不幸去世,从此父女俩相依为命,过着艰辛的生活。

魏秀时在父母关怀下渐渐长大,十七岁考取童生。之后,他到高一级的学塾读书,当时这所学塾是周边几个村联建和雇用老师。校址设在西王庄村前的花崮山上,在这里学习,课程加深了,学韵律,作八股文,进一步开讲四书五经。魏秀时刻苦学习,他的理想是参加科考,取得功名,光宗耀祖。

蓝瑞莲母亲去世后,魏秀时母亲曾多次去探望瑞莲父女,有一回提出叫瑞莲到她家住段时间,还提出当年指腹为媒的事,可是,瑞莲父亲并不认可。他说:“当时的口头约定不过是句玩笑,孩子的婚姻大事由父母做主,当时你们都没当上母亲,虽然古有指腹为媒的先例,但当时你们未婚,腹也是空的。再说为媒的不能主婚,主婚就不能为媒,所以,我不认可这门亲事。”秀时母亲无奈,便消除了两家做亲的念头,从此停止了来往。

另一棵千年古槐

蓝瑞莲有个舅舅叫赵东山,整日游手好闲,吃喝嫖赌,经常和周围几个村的赌棍一起赌钱。一天,在赌场上,把钱都输光,又借了西王庄周兰宽两贯钱再赌,一心想快赢回来还账,不料又输光了,他输红了眼,抓来一把玉米粒,往桌上一放说:“玉米粒当铜钱,我赢了您赔钱,输了我明天还账。”赵东山总以为这些玉米粒能赢回本钱来,没想到半个时辰又全输了。周兰宽赢的玉米粒,数了数合五贯钱,债主叫他第二天还钱。赵东山回家,绞尽脑汁也没想出办法弄钱,第二天早晨,他突然想到,把外甥女许配给周兰宽抵债!

他一轱辘从炕上爬起来,急匆匆赶到西王庄周兰宽跟前说:“我实在弄不到钱还,我给你保媒说个年轻媳妇,抵了债行吗?”周兰宽稍一沉思:赌博赢个媳妇,值得!忙回答:“行,你若给我说个十七八岁的大闺女,不但抵了债,我还给你跑腿钱。”接着从怀里掏出一把铜钱。赵东山接过钱来,转身就走。周兰宽喊一声“慢着!这次你若骗我,可饶不了你!”

赵东山答应一声就走了,到酒店买了二斤酒,又买了三斤豆腐,来到姐夫家,叫外甥女炖了豆腐,和姐夫喝酒,啥也不说,一斤酒喝完,两人都有些醉意了,赵东山靠近主题,对姐夫说:“外甥女长大了,给她找个主嫁出去吧,俗话说,闺女大了不可留,留来留去结冤仇,甭找媒人,我给张罗着找一个。”姐夫觉得当舅舅的给外甥女找主,一定信得过的,就答应了。第二天,赵东山向周兰宽母子二人回报了情况,并索要了一些彩礼。周兰宽的母亲喜出望外,大大方方地主婚,答应了所有索要的彩礼,并说:“明天我托人卖上二亩地,下月把媳妇娶到家。

赵东山就这样为摆脱一身债务,把十八岁的外甥女,嫁给了三十六岁的周兰宽。

村中千年古槐之一

井台相会

蓝瑞莲嫁到周家后,见比自己大十八岁的丈夫又馋又懒,很不如意,天天埋怨舅舅。在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时代,没法摆脱只有顺从。她承担一切家务劳动。一天中午,蓝瑞莲挑起水桶,到村边井里打水。这时对面走来一个俊俏书生,手里拿着卷着大葱的煎饼,边走边捶着胸膛,来到井台上,啥也没说,趴到水桶上就喝起水来,喝完后直起腰来,抹了下嘴说:“大嫂,对不起,因大口吃煎饼噎着了,没经您允许,我喝了您的水,请原谅。”

蓝瑞莲眨了眨眼睛微笑着说:“不看你小伙长得好,辟头给你三扁担。”说完笑意更浓。二人都带着微笑,四目相视,如同旧友开玩笑。书生再次道歉,把喝过的那桶水泼在地上,又从井里提了一桶。原来那个空桶他也提满了放在井台上。蓝瑞莲上下打量着书生。书生被她看的不好意思,便问:“为何你家大哥不来挑水?”这一问,瑞莲的脸突然变得忧伤了,两眼落泪,书生感觉很窘迫,又问:“你为什么哭了?你有什么心事吗?”蓝瑞莲抽泣地说:“为奴蓝瑞莲,年方十八岁,嫁给了三十六的周兰宽,丈夫游手好闲,吃喝嫖赌全占,每次醉酒对我又打又骂!”然后,擦了眼泪问:“你是谁,家住哪里,为何在这里吃饭?”书生说:“我叫魏秀时,家住崮董峪,是南学的书生,年方十八,与你同岁。中午放学,我习惯散步吃饭,今天多亏你来打水,解了我的咽噎,多谢了!”

蓝瑞莲对面前这位与自己同龄的书生,产生了爱恋之情,想尊声大哥,二人同岁,便问:“咱俩同岁,你哪天生日?”魏秀时说:“腊月二十午时生。”蓝瑞莲激动地说:“咱二人还是同月同日同时生呢!”魏秀时说:“太巧了,咱二人一样大小。”蓝瑞莲又问:“你每天都带着饭吗?”秀时说:“每天都带中午饭。”说到午饭,蓝瑞莲突然想起家中用水做午饭,忙说:“我得送水回家做饭,回去晚了,丈夫婆婆不依。”说着挑起水桶就走,对蓝瑞莲也产生爱怜之情的魏秀时抢前一步说:“我明天中午还来喝水,望你再来!”蓝瑞莲答应一声,就大步流星地走了。

村中千年古槐之一

蓝瑞莲回到家里,婆婆果然嫌她回来晚了:“往日挑水来得快,今日为何大半天?”瑞莲无法直说,只能隐瞒:“路上碰见俺亲母舅,他问我,我问他,说的时候大了,回来晚了。”婆母说:“亲母舅,是主客,为何不叫他来家坐?”“有心叫他来吃饭,少酒无肴难为俺。”婆婆挥着手说:“快做饭去吧”!

井台相逢后,蓝瑞莲对魏秀时产生了浓厚的爱恋。看看懒惰的丈夫,想想勤快聪慧的魏秀时,对这个家产生了厌恶。第二天她提前做好午饭,瞅着正午时分要到,挑起水桶又打水去了。她来到井边时,魏秀时也来到井台上,他主动接过扁担,从井中提上两桶水,然后二人倾腹倒肠地畅谈。一个有爱怜之心,一个有恋爱之意,谈得情投意合。蓝瑞莲不敢谈久了,怕回家晚了受盘问,说了声咱明天再见,就去挑水。

魏秀时急中想出一个好办法:“明天来挑水,带些衣服来洗。”瑞莲说:“好,还是你聪明。”说着,挑起水桶,一溜小跑奔家去。第二天上午,瑞莲提前做好午饭,向婆母要了几件需要洗的衣服,挑着水桶,端着铜盆,向水井走去。几天来的井台相会,使魏秀时无心读书,每天都盼正午时分。这天中午一放学,他就向水井飞奔而去。老远就看见瑞莲在井台上张望。当来到跟前,二人好像久别重逢的夫妻,互叙衷肠,一边洗衣服,一边私语窃窃,一直谈到过晌,瑞莲说:“衣服洗完了,你该回去读书了,我也该回家了。”就这样二人依依不舍地离开。

他们一直保持着秘密的约会,已是如胶似漆,达到不可分离的程度。蓝瑞莲虽然结了婚,但是从未有过恋爱的感觉,通过井台相会,才真正感觉到恋和爱的滋味。蓝瑞莲为了表达爱恋之情,背着婆婆和丈夫,给魏秀时做了一双布鞋。这天,蓝瑞莲又提前做好了午饭。找了些要洗的衣服,用毛巾把鞋包好,放在铜盆里端着,又挑起水桶,向水井走去,魏秀时早来井台等候,看见瑞莲挑着水桶,端着铜盆,忙向前相迎,接过扁担,二人蹲在井台上。蓝瑞莲拿出一双鞋,让魏秀时试穿,秀时穿上鞋,原地踱了几步说:“不大不小,正好,舒适轻便,太好了。”

蓝瑞莲直言不讳地说:“我已是嫁过人的人了,若你不嫌弃,我愿终身陪伴你,不管你走到哪里,不管你多麽贫穷和富有,我绝不离开。咱二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无怨无悔。”魏秀时说:“几天来我思念于你,无心读书,饭菜不想。我恨有家不能把你领回去,我带你远走高飞吧,又怕连累了你,到时候让你挨饿受冻,我怎忍心。”蓝瑞莲听了这话,急切地说:“相公,你带我走,就是走到天涯海角,哪怕是河里洗脸庙里住,只要和你在一起,不穿棉袄也过三冬,我一颗真心忠于你,海枯石烂永不变,你带我走吧!”

魏秀时听罢蓝瑞莲一番话,如此坚决,二人商量决定,即日晚黄昏时分,在蓝桥相会,然后,趁夜色向北越过铜陵关,直奔青州府隐居。二人计划完毕,魏秀时给了蓝瑞莲一把扇子说:“黄昏时分,蓝桥之上有这把扇子在。”瑞莲接过扇子后,从自己手上摘下一枚戒指说:“黄昏时分,蓝桥之上有我的戒指在。”二人互赠信物后,各自做好出走的准备。

魏秀时回到学舘,无心念书,毛巾包着布鞋,放进书包,没等放学,溜出了学馆回家了。他回到自己的寝舍,躺在床上,考虑夜间私奔的旅途。母亲见儿子提前回家,忙到跟前问:“今日为何早回家了?”魏秀时说:“先生有事早放学了。”母亲突然发现那双鞋,便问:“哪来的新鞋?”儿子回答:“同学给的。”“哪个同学给的?”魏秀时慌忙中说出了莲瑞莲给的。

母亲很吃惊:“蓝瑞莲已经嫁人了,怎么和你同学呢?难道还有一个重名的蓝瑞莲吗?”在母亲的一番询问下,魏秀时只好把井台相会的事告诉了母亲。此时引起了母亲的回忆,她把自己青少年时期和兰瑞莲的母亲友好,婚前怎么定下儿女亲家的事,都说了出来。

儿子听了便问:“按您的约定,瑞莲是给我做媳妇,怎么与比她大十八岁的周兰宽成亲了呢?”母亲又把蓝瑞莲的父亲,否定这门亲事的过程说给儿子听。最后母亲又说:“我们婚前的相许无凭无据,只不过是几句玩笑话,如今蓝瑞莲已经嫁人做媳妇了,你不要接近她,这双鞋你一定退给她。”儿子顺便答应了一声。魏秀时听母亲说了这么多,暗暗地增强了他俩私奔的信心。

约会蓝桥

蓝瑞莲回家后,和往常一样,按时做好了晚饭,不过这次他多烙了几张油饼,又煮了些鸡蛋准备带着,还给魏秀时包上了两件衣服。黄昏前用完餐,可丈夫还在磨蹭着喝酒,他忙着洗碗刷筷,婆婆又喊她烧水洗澡,丈夫又叫她把饭再热一热,干不完的家务使她误了黄昏时分。她只好耐着性子把活干完。伺候丈夫吃饱喝足。

魏秀时吃罢晚饭,背着家人,打了个小包,带了几个钱,悄悄溜出大门,急奔蓝桥。当他来到桥面上,未见瑞莲赶来,便耐心地等待着。过了一会儿,听见西北悬天有雷声,不多时,乌云翻滚,雷电越来越近,霎时间瓢泼大雨骤然而下,开始魏秀时还坚持在桥面上等候,冰凉的风雨使他支持不住了,雨越下越大,他想到桥下避雨,又怕瑞莲赶来找不到他,于是他把两只鞋脱下,放在桥面上,快步跑到桥下避雨。

蓝桥是三墩两孔的平板石桥,中间桥墩底层宽大,有肩台,秀时就在肩台上避雨。虽然暂时水冲不着,桥面遮雨淋不着,但是这里很不安全。魏秀时在桥墩肩台上,河水上涨,没过肩台,咆哮的急速洪流,使他进退两难,他想离开桥墩,又怕激流把他冲走,在这里避雨,水位步步升高。上游的山洪如同脱缰的野马,直泄蓝河,魏秀时两臂抱着桥墩,洪水没过他的大腿,没过他的腰,河水还在继续上涨……

蓝瑞莲在家还没做完活,就下起了大雨,她一直惦念着桥面上等待她的魏秀时冒雨挨淋,她想,那里除了桥下,别没有避雨的地方。

她心急如焚,拿起包裹和雨伞,急忙向蓝桥跑去。

当他来到桥面上,没有找到魏秀时。她从桥这头跑到桥那头,还是没找到魏秀时,她哭喊着:“老天爷啊!你打个沉雷,带个明闪,照照秀时在哪边。”

不一会儿,一道闪电照得桥面如同白昼,她没见秀时,而看见秀时的那双鞋。紧接着又一道闪电,她认出了是自己给秀时做的那双鞋,她借着一道道闪电,看见河水灌满了桥洞,她终于明白秀时一定是在桥下避雨等待被洪水冲走了,此刻已经命殉蓝河了。顿时哭天号地,痛不欲生,埋怨自己来晚了,不知何时能再相逢!

她哭了好长时间,不见秀时的声息,只听见河水咆哮,于是脱下自己的绣鞋和魏秀时的鞋放在一起,然后走到桥边,喊了声:“魏秀时,我的丈夫啊!等我一块儿走!”喊完她撩起衣裙,蒙住自己的脸,毅然也跳下桥去,投水相殉。

第二天,雨过天晴,洪水消去,人们在浮莱水入沂河口上边的夹滩上,发现了青年男女的两具尸体。

根据蓝河边看瓜老人的雨中见闻和桥面上的两双鞋,还有前几天有人看到的井台相会,人们明白了发生的所有这一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