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反正跟着他就是到处出糗

开始以为你不懂我

后来才渐渐明白

其实是我不懂你

不懂你爱得深沉

我叫展珞珞,我爸爸叫展腾飞。人家都说,我跟我爸爸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可惜,爸爸有酒窝,我没有。有时候我觉得我们简直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物。而有时候我会觉得,我就是他,他就是我,我们是同一个人。

— 接上文 —

在餐厅找了位置坐下来,我吃大餐的心情非常不好。

“我们来得太早了,”我环顾整个餐厅,“显得好傻。”

“晚了路上堵车,停车也困难。早了好。”爸爸抱着胳膊坐在餐桌前,像个准备好听故事的小学生。

“展腾飞先生,你带着女儿跑来喝喜酒,连个红包都没准备,把裸露的人民币送给人家,这样好吗?”我感觉自己说话的腔调得到了魏老师的真传。

爸爸迟钝地转过脸看我,想了想,问:“你刚刚叫我名字?”

“对呀。”我承认。

“一激动就叫我名字,这样不好。”他表情淡定,“你看我就从不激动,也不喊你爷爷名字。”

“我问你呢,怎么连个红包都不准备?搞得大家都很尴尬。”

他摸摸圆圆的鼻头,不慌不忙地说:“你想多了。这种小事怎么会尴尬?不过,我来之前准备好红包的,以为塞在汽车的储物柜里了,谁知道记错了,大概是放在办公室抽屉里没拿出来。”

“啊?你记性这么差?这么年轻就老年痴呆啦?”我又气又急,“以后怎么办?我哪有时间照顾你?”

他装聋作哑,低下头研究雪白盘子里的喜糖盒子。

“听见没?”我越来越激动,“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要跑来喝喜酒?你看看,我还穿着校服呢?!哪有穿校服上酒店喝喜酒的?好歹也让我回家换条裙子啊!还有你,你自己,你看看,灰蒙蒙的衬衫、灰蒙蒙的裤子、灰蒙蒙的皮鞋,穿着图书馆的工作装就跑来了,你也没时间换衣服吗?”

他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裤子和鞋子,抬起眼睛望着我,慢吞吞地说:“衣服和裤子是水灰色的,鞋子是黑色的哦,怎么能全都说成灰蒙蒙的呢?我们图书馆的这身衣服不好看吗?很多人羡慕呢!”

我摇摇头,感觉跟他没法对话。

反正跟着他就是到处出糗,从小到大都这样,又不是第一次。

“别生气啦,快看看餐单,我说是大餐吧?冒馆长一向大方……”他把餐桌上华丽丽的菜单送到我眼皮底下。

我接过菜单从头到尾扫下去。

生气归生气,既然坐下来了,大餐是不可以辜负的。

在等待大餐上桌的时间里,爸爸低着头捣鼓手机。

他可是很少有兴趣玩手机的。

我伸头一看,他正在下载微信软件。

“嘿,你不是说刷朋友圈太浪费时间,不用微信的吗?”我感到奇怪。

“从今天开始用起来,”他说,“毕竟也有方便之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