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我在这头,慈禧在那头

我在这头,慈禧在那头

●李耀军
广告是一张魔术毯子,我在外头,秘密在里头。

晃晃悠悠骑车在大都市街,看见路北一个大牌子,上面只画着一条独木舟,广告语是“陶然亭在南,我在北岸”。我吃了一惊,陶然亭我熟,北边好像没什么河啊。停下车子仔细琢磨,方有点明白,这个楼盘应该是在陶然亭公园北面,距离多远广告上没说,估计不会过了长安街。我深感佩服,感叹这楼盘里面有高人。
边走边看,路过红莲南路一处楼盘叫北欧印象,这我明白,房子盖的是北欧风格。但再看售楼处,门上贴着告示说今天是芬兰日,又让我坠入雾里。莫非这楼盘还过生日?今天是芬兰日,那明天可能是瑞典日,丹麦日,敢情每天到这楼盘看看就能免费北欧六国游?那要是买了这儿的房子还不跟移民北欧差不多?真划算。
从北欧印象往北,又看到几栋新楼,广告词写着“身居闹市,也能品到茶香”。我赶紧四周张望。看有没有成片的树林茶园什么的幽静所在。正迷惑,突然大悟,继而哈哈大笑,原来这楼盘建在宣武区的茶叶一条街边上,挨着一个个茶叶商店,当然能“品”到茶香了。
在去南二环的路上,有这样一个楼盘广告,广告词是“金融街的后花园”。我摸着点规律了,估计商家是想让买家这样联想:这个小区就和金融街隔一墙头,那我住进去就能和银行处邻居了,别人就会认为我可能是银行家,说不定我孩子会被钱气儿熏陶成洛克菲勒呢。
在先农坛体育场旁边,我到一个叫“耕天下”的楼盘看了看,来头真不小,正在建的小区里竟然圈着二十几棵百年古柏。小区广告上还介绍,其中一棵古柏已经有400年以上历史,好像还是朱由俭或其他哪个皇帝亲手栽的,再结合楼盘“耕天下”的名字,让您难以自制地梦见这样的场景:皇帝是这个小区的园丁?你在自己房子阳台上的游泳池里搓着澡,就可以把天下给“耕”了。真是前无古人的伟大构想!

读着一个个楼盘广告,我的感觉像是在梦游,做着一个个白日梦、春梦、发财梦。地产商们卖的不是房子,也不仅是概念,而是一个个关于财富权力地位的梦想。业主们倾其所有买到一个好梦,搭售一套钢筋水泥,而造梦与解梦的“周公”们成为财富榜上上蹿下跳的人物。
老友梦起,流浪北京几年,举家食粥借债度日,但乐观本性不改,且善梦好梦,听我聊起北京的楼盘,诗兴大发,仿余光中《乡愁》赋诗一首,摘录如下:
刚来时,身无半文,借住北大学生宿舍,我在里头,陈独秀在外头/半年后,日进五十,在八宝山租了间板楼,我在外头,烈士在里头/现如今,我失业了,在长安街延长线租一间朴素的平房,但与故宫睡同一条被窝,我在这头,慈禧在那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