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特殊的遗嘱

特殊的遗嘱

  译/韦盖利
  一位老人去世之后,人们在他的上衣口袋里找到了一份遗嘱。据说,这位死去的老人以前是位律师,他的遗嘱写在几张纸上,字迹清楚,落笔刚劲有力。这份遗嘱的内容非常特殊,照录如下:

   我,查尔斯·劳伯利,思维正常,记忆正常,现在立下我的遗嘱并公布出来。
  在属于我的东西里面,那些法律书是不值一提的,我的遗嘱当中就不对它们作部署了。我活着的权利——我的生命财产,也不是我所能支配的。除这两项之外,我在世上还有很宝贵的东西,我现在就作遗赠安排。
  第一款:我把对孩子的信任、把所有表扬和鼓励的言语赠给负责任、有爱心的父母亲们,请他们根据孩子的表现,公正地、大方地使用。
  第二款:我留给童年的孩子们树上和地上所有的花,让他们有在其间自由玩耍的权利。同时,提醒他们要小心有刺的花木。我还要给他们绿色的溪岸、金色的沙滩、柳枝的清香和大树的树梢上飘荡的白云。还要给他们欢乐的白天,宁静而充满幻想的月夜。
  第三款:我给所有的男孩子空闲的田野和公共场所,让他们可以踢球;给他们干净的江河湖海,让他们可以游泳;给他们白雪皑皑的山丘,让他们可以滑雪;给他们小溪和池塘,让他们可以抓鱼。给他们茵茵的草地、繁盛的苜蓿花和翻飞的蝴蝶,给他们看松鼠和小鸟,以及可以听回声的树林。
  第三款:我给恋爱中的人以想象般的世界,群星闪烁的天空,依墙角开放的红玫瑰,开花的山楂树,轻轻流淌的乐曲,以及所有能使他们的爱情更加甜美的事物。
  第四款:我给所有的年轻男子所有热闹的激动人心的对抗运动,让他们鄙弃虚弱并相信自己可以变得刚强。虽然他们有时会有失礼节,但我给他们留下了保持友谊、拥有热情的力量。我给他们留下了所有欢快的歌,他们可以勇敢地合唱出高吭的声音。
  第五款:对那些不再年幼、不再年轻、不再恋爱的人,我给他们留下记忆,留下彭斯、莎士比亚以及其他诗人的诗集。只要有一点可能,他们就会像过去一样拥有快乐的时光,就会象过去一样自在和充实。
  第六款:至于满头白发的爱侣,我给他们留下了晚年的幸福,他们的子女的爱与感激会与他们相伴,直到他们长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