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木子美批判:木子美游戏的开始和结束

木子美游戏的开始和结束

在木子美博客被媒体报道并引发纷争的日子里,声名远播的她受宠若惊,然后更加努力地卖弄,事情搞得越大她就越有勇气。看看她当时的感觉吧。“Blogcn因为木子美当机了。它的服务器已经升级了N次……似乎都和木子美有关系,比如江湖泡网的一拥而上,Blogcn就瘫了,比如木子美访谈一出,Blogcn又塞了,如今,新浪也参与了破坏Blogcn行动……全国人民一起做坏事,挺开心的。前几天木子美忙着做爱,没时间写日记,今天有时间了,又挤半天才上来。说点什么,木子美又激动又彷徨:‘我没想搞这么大的呀,搞大了怎么收场啊。’今天,连失散多年的情人都给我发短信啦,电话里,我跟他说我是纯真的孩子,是你当年的小姑娘。他都不信。我说去看看你吧,他都不敢。就怕楼下麻辣烫小店的阿姨,路边烧烤摊的大叔都认出我来。你们让我好好活着吧。”(木子美)木子美的博客最后被强制封锁,木子美的书也被禁。木子美自己的游戏结束了,可她引起的街谈巷议却不会轻易休止。
木子美在她的博客中还乐于一再宣传她的“性世界观”,描写一段性史之后,动不动就摆起行家的架子做一番总结。比如这段话:“结论是,男人的第一次性对象,和女人的第一次恋爱一样,终身难忘。万物都是无辜的,处女是无辜的,处男也是无辜的,男女关系就像交易,时间与时间的交易,感情与感情的交易,贞操与贞操的交易,性与性的交易……若干交易中,只要出现一个不平等交易,就可能出现伤害。”(木子美)在木子美的世界观中,男女关系只是一种交易关系了。木子美或许称得上是一个用性思考人生的人,但她理解的性只是性交而非性爱,而她所认为的性交也只是性和交易。
木子美是个“博客”,博采众男客的阴谋墨客。从她的作品中看出,木子美很喜欢听摇滚歌手王磊的歌,有一段场景是边听王磊的歌边做运动的。后来木子美还真的和这位摇滚歌手在床上摇滚了一夜。木子美把这个过程写出来发到网络上,一下子点燃了她的成名导火索。
木子美说“我12岁时就想当个旅行作家,后来这个理想慢慢演变成‘博爱流浪者’”,她为此还很认真地研究了一番。而从她后面的话里看出,她其实明明就是想当一个“博性流浪者”。看她煞有介事的科学研究:“有份关于‘最可能发生艳遇的地点’的调查,统计结果为:飞机火车等交通工具上55.68%;陌生的城市里32.66%;风景名胜地10.55%;网上11.1%。综合一下,你会发现它提供了理想的旅行计划:通过网络与前往的城市或风景名胜地的GG或MM约会,免费享受当地‘导游’服务,可能的情况下,还免费享受食宿,以及发生浪漫一夜情,然后,当离开一个地方,搭乘飞机或火车到另一个地方,又有新的插曲发生,随时调整目的地,如果没有,继续约会下一个城市或风景名胜地的GG或MM……只要你有足够的魅力,就有一个完美旅行。”(木子美)不愧是性专栏作家,学识果然很多,可是这样的做法却是明目张胆地蛊惑大家做感情骗子。木子美这种人要是多了,这个社会就没有真情了,但愿木子美们收敛着点。
看看木子美的自白吧,或许会更有助于理解这么一个在酒吧里鬼混人生的女子。这种女子被称为夜萤,她们的经历大致相同。木子美也没什么特别的。
我爱过的第一个男人是个广告人,……后来我把初夜给了他,他告诉我一个游戏规则:如果你爱上我,就得出局。
这就是我游戏生涯的开始。他说我使他的世界分裂开来,当他离开广州去了北京又回到广州,已经是3年以后,我辗转问到他的电话,他说:你做的一切都已经没有意义。
他说的一切是我伤害他之后还说爱他。我的一切呢?是他伤害我之后,不再害怕任何伤害。
因为不害怕,我轻易就能爱上一个男人,轻易就能跟他上床,轻易就能从他身边离开。也因为我太轻易,男人们轻易就可以把我忘记。男女关系于我而言,就是直接地与一个男人发生性关系,不与我发生性关系的男人,就比较长久地爱他。但后者实在凤毛麟角。
……
两年前,有个想拯救我的男人,所有男人中惟一让我觉得像亲人的男人。我们几乎没有共同语言,同居半年,因为我不愿意,我们几乎没有真正的性生活,期间我却跟五六个男人偷情,每次他知道了都会很伤心,伤心却从不向我发脾气,只是担心我,悉心照料我。我一直认为他不会离开我,可以给很多时间让我习惯正常的生活,但我,实在走得太远了,结束自由而混乱的生活就像让我去死那么难受,最后,他说自己是多余的,除了我自己,没有人可以让我快乐。所以,2001年的情人节,他送了最后一束花给我,然后从我们的屋子里搬走。
我还是老样子,碰上谁是谁。
因为生活圈子接近,常与过往的男人不期而遇,见着了点个头,问个好,无痛无痒的。最近,好像有几个做爸爸了,又有几个要结婚了,我混的都是30岁左右的男人,他们成家立业也应该了。
我爱过,和爱过我的男人都与我无关了,但也无所谓,既然选择了这种生活方式,就好好享受它的自由自在。”(木子美)
木子美的这段话道出了木子美们共同的心路历程和堕落之后对待男女关系的态度。木子美的性世界观已经发生了变异,但在他们那个群体中,这种思维观念是再普通不过的“游戏规则”。
木子美的成名以及对生活的真实暴露,使得她违背了这个群体的“游戏规则”,她已经被迫“出局”。成名后的木子美,除了名利,已经一无所有。她再不用像以前那么卖力地胡混了,而跟木子美一样生活的堕落女子们却一如既往地堕落在各式各样的男人中。“木子美”的游戏结束了,“木子美们”的游戏远未结束,有的才刚刚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