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木子美批判:木子美批判之批判

木子美批判:木子美游戏的开始和结束木子美批判之批判

说实在的,我认为木子美比九丹要好得多,她至少没有像九丹那样把所有女人说成是乌鸦,至少没有像九丹那样给国人打上耻辱的烙印。当时,那么多人忽然聚众闹事般地对一个女子大骂的时候,我最大的感触却是:这些人自己的话太假。真的,他们从来没考虑到,网络日记也是个人私生活啊,把人家的日记偷窥了也就算了,干嘛那么不依不饶。不管怎么样,千万别一群人去欺负一个小女子。很多报纸为了显示反对木子美的立场和态度,专门网罗来一大批的人集中一大批的文章,来个围攻式的集体批斗,这是不对的,是邪恶的。明明自己喜欢偷看人家的性爱日记,看完了还要破口大骂,这是不道德的。你有偷吃木子美拉出来的屎的自由,可你不要吃完屎之后说人家拉得太多。
我在这本书里提她是因为作为一个写手,她显得比任何人真诚,至少并不那么可恶。木子美从不说自己是个作家啊美女作家或者国际美女之类的话。我批判木子美,不是去否定她本身,她的文学品性可比卫慧、九丹的要健康得多。《遗情书》被禁了,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九丹的《乌鸦》却怎么没禁,或许九丹即使脱光了,毕竟还戴着作家的帽子,而木子美脱光了,露出的只是木子美本身。木子美是一个值得肯定的人,她至少活出了真实的自己。
大多数媒体在这场文化事件中表现出一种丑恶的犬儒行径。我所看到的所谓采访报道都是“据某媒体记者采访”,在各种批评木子美的文章中更是如此,“某媒体”,“据某记者”,“据报道”,但究竟是哪个媒体却从没有弄清楚过,只有媒体间相互的人云矣云,你也“据报道”,他也“据报道”,大家都“据报道”,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异口同声地说“据报道”,这种报道所写的“木子美对某媒体记者说……”这样的句子里,木子美说的话是不是她本人说的,很值得怀疑。
或许木子美一开始就被视为另类,或许有些人对另类的态度是充满歧视的,我则恰恰相反。我认为,在一个美好的社会,每一个人都应该是一个另类,有各自不同的话语方式和生活方式,而不是套在集体的模子里人云亦云。在考察人们如何对待木子美的过程中,我发现最大的丑陋不在木子美而在那些辱没木子美的人身上。“木子美”被争抢猪肉般地注册成安全套的商标高价拍卖,让人感到愤怒的是这样的人竟然一边喜不自胜地捧着木子美的东西来给自己赚钱,一边大言不惭地说着侮辱木子美的话。从良知的角度来讲,这样对待一个女性的名字是非人性的,惨无人道的,不管一个人怎么值得被批评,她的人权是必须得到维护的。把木子美不当人看待的人,只能说明他们自己的人性尚处于野兽状态。通过木子美现象,更值得我们警惕和痛恨的是这种集体暴力和哗众取宠式的舆论杀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