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木子美批判:木子美的文学码头

木子美批判:木子美游戏的开始和结束木子美的文学码头

应当说,木子美的文笔还是比较优美的,胜过当今文坛的很多女作家。她的语言里边有一种很利落的质感。“半边,像日本人的名字,村上春树制造了一个叫‘渡边’的男人,我的爱情似乎永远只有他的一半。另一种可能,进出于荷里活电影,世纪的末日,看了一部影片,叫《半边人》,里面的人总是把爱情进行到一半。恋爱季节是块海绵,吸足了水,轻轻一捏,就剩一半重量了。为了不脱水,多少会习惯缺斤短两的爱情。”(木子美《半边的爱情》)这样的句子,文笔运用得很独到。
我们是怎么开始的。那天在模糊的灯光里,蓄着长发,穿着黑衣的他坐在我的对面,他问:“你在夜里会想到什么?”我开始组织单词和短句——床、窗、风、雨、寂寞、哭泣、音乐、酒吧、影子、杯子…一只风筝在贝贝裙里滑翔、一群蚂蚁浮起水面、一串风铃不知所措地响、一堵涂了鸦的墙倒在街上……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木子美《半边的爱情》)
我对他说:我知道为什么喜欢你了,你希望我成为的人和我希望成为的是同一个人。我还对他说:我不会在一个普通的日子见你,我会在你的电影首映礼那天,挤在成千上万人当中,挤到最前面,让你为我签名。第一句情话是通过肯定自我价值来肯定他的眼光。不管我成为杜拉斯还是一只鸡。女人需要懂得她的人来爱她啊。第二句情话是通过肯定他的价值来肯定自己的眼光。不管卡拉是条狗,还是光猪六壮士。男人需要崇拜啊。说这些情话时,我相当动情。只有感动了自己才能感动别人。这是迄今为止。我最美丽的爱情。当然,最好不要见面。不然又是一部“真实的谎言”。(木子美《我说过最动人的情话》)
木子美的文字集结成《遗情书》出版以后,“博客书”成了一种新型文学体裁,网络时代衍生的速食消费品。后来出了一大批该种文体的书籍。《北京女病人》、《清醒纪》、《董事长日记》就是木子美一夜成名之后出现的“博客文学”作品。这种书籍纯粹就是网络日志堆积到一定程度,印刷成纸张的产物,文字呈现一个人日日夜夜的心情变化,天气的阴晴圆缺,人生的反复无常……总之是不经过加工的琐碎文字。就文学价值而言,和垃圾无异,因为它们往往并不注重文笔和篇章的节奏美感,不能给人带来值得欣赏的文学质感。这样的文字一般都是自言自语,是一个心灵叙事的幽闭症体现。由于最初是网络上的日记本,作者写文字的时候必然考虑到会有人看他的文字,于是里面又多了一些虚伪做作和娇情。博客(网络日记)适宜于女人,而BBS适合于男人,因为女人喜欢顾影自怜而男人喜欢相互争斗;写博客的人都很自恋,混BBS的人都很自大。
从成名到出书,木子美可以称得上是一种文学风格的创始者。木子美的文章,过滤掉那些不适宜小孩子看的字眼,她的文字格式,发泄牢骚的方式……都体现了典型的网络日志写手的特征。在木子美成名之前,网络日志几乎是躲避在网络文学的角落里幽暗地孤芳自赏。那时候还看不到这种东西能引发文学浪潮的可能,只能算是个留住时光留住回忆的网络心情托管所。一个真正的写手或许会把它作为一个积累素材的冰柜,等待日后的重新加工和连缀,使其成为一篇篇像样的文章,或者将其中的场景片断融合到某一部长篇小说里。总之,当时的博客写作者们看不到文学的前景,更不会想到将这种东西毫不加工地堆积起来,集合弄成一本书而引起喧哗。一直到木子美的性爱日记火爆并名声震荡,“博客”才成为新的一种网络文学体裁并步入正轨,而木子美先成名后出书的途径也成为此后博客写手成长和发展的一贯路线。不论如何评价她的是非功过,木子美开创了博客文学的新局面是不争的事实。木子美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物,是博客文学中一个永不消退的先锋符号。如果没有木子美,博客文学或许还只停留在原地,如果没有木子美的成名旋风,博客写作群依然只是个不为世人所重视的地下群体。木子美一夜成名,博客文学空前繁荣,大量的写手加入博客写作行列中。博客写手们不再孤独,写作也日渐摆脱过重的自恋情绪,博客写作日渐成熟。网络文学兴起“博客文学风”。木子美对博客文化的繁荣是有贡献的,有消极的贡献也有积极的贡献,两者相比,积极意义更大一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