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千里寻找抗战老兵郁纯夫始末(作者/郁仲新)

作者/郁仲新

【按语】重庆郁有光宗亲寻找父亲抗战老兵郁纯夫,牵动了我院上下的心!我的助理郁仲新,将事件的始未记录下来,娓娓道来不失真。本文既是郁氏文化活动中的小插曲,又是一份宝贵的历史文档资料。

——郁志发2019年4月12日于郁家老宅

一、海门成立了郁氏文化研究院

2018年4月8日,在热闹的鞭炮声中,海门市近代史研究会会长季真宣读批文,郁志发宣布海门郁氏文化研究所(后改为研究院)成立!前来祝贺的有海门市委原副书记曹建平、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郁国强、海门民俗专家邹仁岳和郁氏家族代表共30人。

盐城滨海郁海洋来电,表示知道晚了,不然前来祝贺。远在千里之外重庆万州的郁有光特别关注,看到海门郁氏的消息后,提出购买《海门三星郁氏宗谱及百年史话》一本,由他大女儿郁蜀莹经办,我及时把宗谱快递发出。郁有光收到宗谱时激动地说:“我有回到老家的感觉,谢谢仲新宗亲。”随后郁有光及其子郁志东,郁蜀莹先后申请加入海门郁氏文化研究院。

二、研究院碰到第一件大事

时过月余,院长郁志发收到郁有光之子郁志东的请求,帮他们寻找海门青龙港的老家。收到请求后,全所上下一致认为,帮助寻找郁氏宗亲失散亲人是研究院的职责所在,符合本院章程中第5条任务:“帮助海门郁姓者寻根问祖,协助郁姓者寻找失散的祖辈和亲人。”它是研究院成立后碰到的第一件大事。

首要之点是把情况搞清楚,经过与郁志东、郁蜀莹微信沟通后得到了有关信息。郁纯夫,海门青龙港人,1909年生,国军上尉军官,曾任第二十七兵工厂后勤保障科科长,日军侵占南京时,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兵工厂一同迁往。郁纯夫在重庆认识当地女子张永珍,两人结婚后于1943年生下儿子郁有光。1945年,日军投降,兵工厂合并,人员有余,郁纯夫回老家探亲。不久从上海寄信给妻子张永珍,希望她带儿子到海门团聚。无奈张永珍身怀有孕,无法成行,把信也丢了。1946年春,张永珍生下双胞胎女儿,从那时起夫妇天各一方,也就是说,张永珍独自养大一男两女,兄妹三人从小失去父爱。

摸清情况后,郁志发在青萍文艺上推出《寻人启事凸显海门情结》一文,全面启动寻找工作,命令我负主要责任。

三、疑是无路又见一村

疑是无路。8月下旬的一天早上,晴空万里,酷暑的天气,温度直线上窜。我乘电瓶车赶到海门的女儿家,女婿赵晶晶开着他的宝马送我去三厂。

第一站找到姜炳华,他是郁志东在2015年首次来海门寻亲时认识的网友。他家离青龙港不远,正在整修的乡村小路,高底不平,一路颠簸来到姜家,得知老青龙港已整体拆迁,设有人居住了。在姜炳华指引下,走访他家附近郁姓人家,时值农忙,很多人在田间劳动,几经辗转才碰到一位族亲。他知道我也姓郁,仔细地回忆他的祖宗从那里来的,却和我们掌握的信息不相符。但他说,有一位长辈可能知道,今年近90岁,现在不在家,中午才回来。说话间已近中午,与姜炳华相约下午再去拜访那位老人,然而回到女儿家。

午后由女儿郁丹凤陪同,前往市区金三角小区见相约的郁士辉老师,他也是三厂人,但也无一字收获。然后去青龙港社区,社区的领导知道我们的来意,非常热情,有的打电话联系,有的查档案,一通忙碌,找到几位联系人。老青龙港拆迁后人员安置在多个地方,先去三厂小学安置点,几经周折,找到联系人,交流后发现,不是我要找的人。

又去红旗中学找人,据邻居说,那位郁氏族人走亲戚去了,只好去姜炳华家,找到那位90岁老先生。他回忆家族史,很是真切,但也不是我们要找的。

时间过得飞快,下午4点了,又折返好几里路去红旗中学,那位联系人已经到家,反复沟通后也排除。但是,他提供了其他知情人,居住在其它小区,七转八转找到这个小区,打听说,哪户人家在外地,没办法,回到红旗中学,再问有没有其他知情人?有,郁士明,上门女婿在三厂,退休教师,近90岁,原居住地青龙港。说话间近傍晚6点,郁士明住在9公里开外,终于找到他家,他女儿说,老人晚饭后出去散步了,叫我们等会儿,半小时后老人家回来了,听了我们的来意,努力回忆,还是让我失望。

告别郁士明一家,已是风卷残云日西落,走在街道上,华灯齐放,人们在散步玩耍,我们拖着沉重的双腿返回。寻找难度比我想像的更难。

又见一村。初步寻找,一无所获。这天与大哥郁仲达讨论此事,他说,要了解青龙港何时塌入江中,才能从年代来判断。仲达立即向北京志发请求,向海门民俗专家邹仁岳联系。不到一小时,志发回复:“邹先生说,原来的青龙港在江水不断侵入下,于47年至48年间全部塌入江中,原住民有的外迁至上海南汇县,有的内迁,大致方向青龙港至大洪镇一带。”

得到这个信息后,郁仲达在朋友圈联系到五十多年未见面的高中同学黄金星,他住在大洪镇附近,请他帮助打听郁纯夫的下落。不久消息来了,大洪镇东边,有个郁姓纯字辈家族。听到这个消息真是高兴。志发说马上去核实,并说此次寻亲的一切花费、路费院里报销。我给郁蜀莹、郁志东报信:“柳暗花明疑无路,岂料前面又一村。你们的祖宅快找到了。”

四、郁纯夫古宅是厐大的家族

9月初,还是赵晶晶开车,我与郁仲达兴高采烈地向大洪镇出发,与早就等在那里的黄金星会合,前往郁卫全家,他的父亲郁纯义,已故。郁卫全在天津工作,他的爱人介绍大伯父郁纯成之子郁正生与我们见面。从郁正生那里知道了郁纯义家族概况,列表如下。

大房1郁才*—2郁纯夫—3郁有光(重庆)–4郁志东—5郁茂源

(女)4郁蜀莹

4郁见云

4郁秀容

3郁正*(南汇)

2郁纯*(南汇)

2郁纯道—3郁正明(南汇)

2郁纯*(南汇)

二房1郁才*—2郁纯相—3张正华–4郁建平–5郁亮–6郁志轩

(女)5郁星

4郁建涛

(女)4郁小红

2郁纯秀—3郁正新—后人在江西

3郁正明(北京)

(女)3郁来珍,近90岁

3郁芳

三房1郁才其—2郁纯成—3郁正生—4郁兵—5郁程远

(女)5郁天裕

2郁纯义—3郁卫全–4郁松–5郁庆杰

(女)3黄兰珍

3郁裕宝

3郁卫达

3郁金娣

3郁卫兰

注:1、共六代,黑色为己故。2、未注地区者为海门大洪镇。

从表中可知,郁纯夫在老青龙港家族中,父辈有三房:即大房郁才*、二房郁才*、三房郁才其。在青龙港塌江时沿江的郁氏二房、三房迁入大洪镇,大房迁往上海南汇。郁正生说:“早年间在南汇的族亲来大洪镇看望和宴请同辈族亲。知道大房有一位叫郁纯道。”从郁正生的叙述中,知悉大房郁才*和三房郁才其同娶姐妹俩,也就是说,重庆郁有光和大洪镇郁正生的祖辈,既是叔伯兄弟又是连襟关系。

寻我郁纯夫的祖宅尘埃落地。郁院长将此喜讯告知远在千里之外的郁志东,他当即决定,国庆节期间来海门认亲。

五、郁志东致词时敬献四杯酒

9月25日郁志发从北京返回老宅,第二天和仲达与我一行三人,由赵晶晶开车前往大洪镇郁卫全家,与郁正生确定认亲祭祖活动定为10月2号在郁卫全家举行。

9月30日临晨,郁志东、郁蜀莹姐弟一行十人,乘两辆车从重庆万州出发,晚上扺达海门叠石桥国际家访城。翌日上午九点到海门郁氏文化研究院。我们在路边迎接郁志东一行,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快交流,拍照留念。中午在三星顺风楼酒店为重庆郁氏宗亲接风洗尘。下午郁志东一行去拜访三厂的朋友姜炳华。

10月2号上午九点半,郁志东及妻子熊晓燕、郁蜀莹及他们的母亲谭文秀(郁有光之妻)等到达郁卫全家中,院务主任郁兰春安排双方见面后进入大厅。参加认亲仪式的有大洪镇宗亲30多人,本院郁志发及夫人葛玉金、郁飞、郁兰春、邹仁岳、郁祖槃、郁仲达、郁仲新、季真、邱宝石等9人,特邀代表姜炳华、黄金星、赵晶晶3人及海门电视台、海门日报记者5人。

院务委员郁仲达主持仪式。郁志东作了简单讲话后,按辈分向各位族亲派发红包;重庆万州和海门大洪镇宗亲合影;而后郁有光夫人谭文秀、郁志东及夫人熊晓燕、郁蜀莹去郁才其先祖墓敬献鲜花,烧化纸箔。

中午,在大洪镇中汇酒楼举行酒会,郁志东发表了深情致词:

各位领导、各位朋友,中午好!

我是重庆万州的郁志东。今天,在我祖父郁纯夫的出生之地海门,与各位相聚,心里特别激动,我的母亲谭文秀、大姐郁蜀莹和我一样,激动万分。因为实现了父亲郁有光寻根之梦,可以告慰奶奶张永珍的在天之灵!

寻根之路艰难困苦,几十年来多方努力毫无结果。2014年我亲自到海门青龙港,在好心人姜炳华先生的帮助下,走访了海门很多单位,也一无所获。今年6月加入海门郁氏文化研究院以后,在院长郁志发指挥之下,郁仲达、郁仲新、郁兰春多位宗亲的认真模排,辛辛苦苦,四个月时间,终以获得了重要线索,得以实现和海门族亲的大团聚。我代表我父亲、母亲、大姐和我的妻子熊晓燕,向海门郁氏研究院各位宗亲敬献第一杯酒!

第二杯酒敬献给为寻根作出贡献的郁兰春、邹仁岳、黄金星、姜炳华先生,感谢他们的付出!

第三杯酒敬献给我族才字辈、纯字辈列祖列宗!你们在重庆的一脉的孝子贤孙回到故乡了!

第四杯酒敬献在座的本族各位长辈及兄弟姐妹们,希望今后多加联系,多多来往!

谢谢大家!

至此,寻亲认祖活动圆满完成!海门电视台、海门日报社派记者采访,将当天的实况在电视台、网上发布,受到广泛关注。

六、后续:郁纯夫去向仍是谜

虽然找到了郁有光的祖根,但是,他父亲郁纯夫去向仍是一个谜。

据分析:第一种情况,郁纯夫回乡之后,恰巧大房郁才*从海门迁至上海,他和三个弟弟随父在南汇定居,郁纯夫终老于此。第二种情况,郁纯夫是国民党军工厂的管理人员,随后单身随厂迁至台湾高雄一带。第三种情况,郁纯夫带了海门发妻和儿子郁正*(南汇)一起到了台湾。不论何种情况,查到南汇郁才*的后人郁纯道等及其郁正明等,就会水落石出。

我的外甥黄嘉惠熟悉上海公安部门,故请他帮助查找,结果是上海南汇三灶村有个郁正明,打电话询问,排除了。邱宝石有个战友在上海南汇公安局,请他进一步查找,很快消息来了,找到两个郁正明信息,都在崇明,一个在城桥镇,另一个在绿华镇。与志发和仲达商量后决定,用挂号信方式询问,结果也不是我们要找的。再请黄嘉惠帮助,在上海公安系统中,查死亡人口信息,结果也无郁纯夫之名。

因忙于海门2019郁氏人文研讨会筹备工作,以及投入2019“青萍文艺*以文话郁”征文大奖赛,无暇再去继续解开郁纯夫去向之谜,在我心中留下一丝丝遗憾。

我作为具体寻找人,感谢邹仁岳先生!郁士辉先生!姜炳华先生!黄金星先生!黄嘉惠先生!感谢我的女儿郁丹凤、女婿赵晶晶!感谢青龙社区!感谢研究院各位同仁!

往期作品推荐

点击下面绿色题目↓即可进入原文阅读

『青萍文艺•以文话郁』2019大奖赛启事(郁志发)

『青萍文艺•以文话郁』2019大奖赛参赛作品最新列表

作者简介
郁仲新,男,海门三星永富郁氏家族七代传人。海门郁氏文化研究院院务委员、院长助理。(资料由作者本人提供,《青萍文艺》编辑部整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