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姻缘(十二)财空

二狗定了定神,走上前去,循着声音去看到底是谁在玉米杆地里。那个女人也从地里走了出来,裹着一个围巾,穿着夹袄,黑棉裤,一脸的愁容,那些铁砂已经打到脸上还有脖子上,她捂着脸,唔唔地哭着,看到二狗走过来,放下手,哭丧着脸问:“你怎么乱打枪啊,现在我的脸都被你打花了,你怎么赔吧?”二狗陪着笑说:“实在是对不住了,我在追一只兔子,我看到它往玉米杆地里跑,跑到了里面,我就放枪了,没想到打到你身上,你,你该不会是兔子精吧?我明明看到的是兔子跑进玉米杆地里了!”“你才是兔子精呢?我一个人逃难来到这里,大冬天的,我在地里找些剩下的玉米棒,谁想到挨了你一枪,你说,你怎么赔我吧!我的这张脸,让你给毁了呀!你怎么赔我啊!我怎么这么倒霉,碰上你了?”二狗说:“你不要哭好不好,我也不是故意的呀,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就是来打兔子的,下了雪了,正好打兔子,谁想到你会一个人在玉米杆地里,你看看方圆多少里内,连个小鸟都看不到,你怎么一个大活人,钻到玉米杆地里了?”“你别说那些没用的话,就说现在,你打花了我的脸,你赔不赔吧?”她问。“我赔,我赔,我是个信教的人,你打听打听,我是多么好的一个人,不要说我没有打花你的脸,就是谁有些啥过不去的坎,我也会帮他们的。那个,现在,我带你去医院吧!我想办法负责给你治脸!”“好吧,那快走吧!”女人催他。于是,两个人急忙往医院赶来。

来到西南庄,还没有进医院,正碰上朱大嫂,她问:“二狗,我正找你呢!你不知道吗?昨天晚上,你大哥李大有叫别人用铁锨给铲得快没气 儿了,现在在医院里抢救呢!你去哪里了?”二狗解释说:“有这种事? 我还是真不知道啊!本来我想趁今天下了场大雪,去打只兔子给你解解馋,谁能想到——我怎么这么差的运气啊,明明看到兔子钻到玉米秆地里了,放了一枪,里面就有人给打中了!唉!”二狗长长地叹了口气。朱大嫂看了看二狗旁边的那个女人,问:“你用枪打中的就是这个人吗?”二狗点了点头。“那好,你赶快带人家去医院吧,这事也不是小事儿,耽误不得。还有,你大哥也在这个医院住着,你记得去看看他啊!”二狗答应了。朱大嫂要走,二狗说:“我那个篓子里还有几个烧饼,你拿去吃吧!我专门给你留的,钥匙在门上面的框上呢,你摸到就可以开锁了!你帮我把兔子枪带回家吧,我来得太匆忙了,实在没有空儿回家去。”朱大嫂从二狗手里接过了兔子枪,背在肩上,冲他笑了笑,就离开了。

二狗领着这个陌生的女人来到急诊室,让医生给看下,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医生说了一遍,医生就开始处理伤口。二狗问医生:“有个被铲伤的老人在哪个病房呢?就是桃花村的,今天来的。”医生告诉他:“在北面的一排平房的105病房呢!”二狗对打伤的女人说:“你拿着,我身上就带了这么多的钱,如果不够了,我再去凑,你刚才也听到了,我哥就在这个医院治病,我得去看看他,一会儿我就回来了!”陌生的女人不让他去,二狗让医生替他说情,医生说:“他这个人是本地人,周围的人谁不知道他啊?他信教,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友,你放心吧,他不会扔下你不管的,我敢用我的人格作担保。”这个陌生女人这才允许二狗离开去看他的大哥。

二狗出得门来,往北面走,找到北面的一排房的105房间,果然看到他大哥李大有,躺在病床上抢救呢,旁边看护他的是儿子还有儿媳妇等。他走上前,问李虎:“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啊?”李虎告诉他:“就是今天早上,我去看他时,看到的。本来,今天是他的生日,我都准备好了,要割肉包饺子吃团圆饭,没想到,一进家门,我爹他就倒在血泊中,我后娘也不见踪影了!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说完开始哭起来,这时,听到李大有咳嗽的声音,他赶快近前,问:“爹,我给你端痰盂,你咳吧!”二狗也走近前,问:“大哥,你醒了?你看到是谁干的吗?”李大有微微睁开了眼,似乎看清楚了眼前人,有气无力地说:“是个老头,我真的没有看清是谁,就被铲晕过去了!二狗,你先出去下,我跟李虎单独说几句话。”二狗答应了,他就退出了病房,其他人也出去了。只剩下李虎与李大有父子两个。

“你过来,离我近点,”李大有叫李虎靠近。 李虎就凑近了把耳朵贴近李大有的脸前,“李虎啊,我跟你说几句话,我要是再不说,就可能永远不能说给你听了。你爹我可能,可能吃不到明年的麦子了,那个啥,那次咱们挖到的银元,我分别埋在了两个地方了,我把那地方告诉你,以后你可以把它们挖出来,想办法卖掉换钱,让这日子好过些。这事,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唉,人这一辈子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啊!怎么一转眼,我就要完了呢?”说完咳了好一大会儿,竟然也没有吐出痰来!李虎说:”爹,你放心好了。我这就取出来,我要想办法卖了它,换了钱把你治好!“李大有微微睁开眼,说:”不用了,我这次伤得不轻,我心里有数,就别再在我身上花钱了,白瞎钱!你自己留着用吧!本来,我也打算给二狗还有你大哥分一些的,可是,你知道,这事是个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你二狗叔信教,你大哥跟咱们一向不对,所以, 我只能自私一些了!希望列祖列宗不要责怪我!“李虎又问:”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爹?“李大有摇了摇头,闭上了眼开始休息了! 李虎叫二狗叔还有自己的家人都过来,先陪着他爹,他径直回家去看看那分开保存的银元还在不在。

李虎的心有些紧张,万一不在的话,那可就麻烦了。他急匆匆地回到老宅,按照二狗说的地点拿了把铁锨去挖,挖了半个小时,罐了挖出来了,可是, 银元却没有一块,他出了一头冷汗!”我爹是不是记错了?“他自言自语道,“可是,为什么挖出来的是空罐子啊?”他又继续挖,也没有挖出什么,他失望地回到医院。“爹,你醒醒,你醒醒。”李虎喊他爹李大有,李大有听到有人唤他,努力睁开眼,问“啥事?你找到了吧?”他小声问。李虎停顿了一会儿,用手抹去脸上的汗,回答说:“爹,我挖了好久,只找到两个空罐子,里面根本就没有,你是不是记错地方了?”李大有一听,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什么?没有?不会的呀,你说的不会是真的,不可能。是我亲手埋的,绝对在里面的。”“没有,我做儿子的骗你做什么?真的没有,刚才我去看过了!”李虎说。李大有 悲不自胜,“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老天爷啊,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 ,当初我真不该自己去藏,我——”说到这里,一口气上不来,一下子过去了。

“快叫医生,快!”李虎大声喊道,不停地晃着他爹的身体,他媳妇跑去叫医生了。一会儿功夫,医生来了,二狗也跟着过来了,可是,李虎发觉已经晚了,因为他感觉到了他爹的体温开始变冷。果然,医生摸了摸李大有的鼻息,低低地说了一声:“准备后事吧!”说完就离开了。

病房里传出了撕心裂肺的一片哭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