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以美铸魂2》连载93:永恒的力量,来自那份高尚而应尽的责任

苍穹之下,无畏于艰难险峻的矫健战鹰(三)

心系国防,责任在肩。鹰击长空,实现梦想。可想而知,在出色完成艰巨繁重的实战训练和执行任务的过程中,王玉林和他的家庭付出了诸多代价,做出了极大奉献。

2011年4月,王玉林迎来了人生身份的一次转变,他要当爸爸了。然而,应在妻子临盆前,他却接到了去外地执行任务的命令。为了不影响任务,王玉林只能做好家属的工作,好在妻子王彦也是一名军人,且在同一个部队服役,她理解需要丈夫前去执行的任务意味着什么,毫不犹豫地同意了。就这样,当妻子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不在身边;当孩子降生在这个世界上,作为父亲的他却振翅远航,直到任务后返回衢州才与心爱的宝宝见面。

女儿在一天天长大,可父女俩在一起的时间始终很少,所以弥足珍贵。94850部队政治部副主任葛浏强向笔者介绍,尽管空勤楼与家属区相差不到500米,但飞行员平常要么在做飞行准备,要么正在飞行,有时还需要执行战备值班、战斗值班任务,十天半个月回不了一次家是很寻常的事。而每临春节等节假日,还有很多加班,像王玉林这样的飞行指挥员和教员,还要在空勤楼搞战法研究、组织理论学习,还要给自己加压,有时一刻都停不下来。飞行员日常的生活空间也是很封闭的,这是他们的特殊工作性质所决定。所以说,哪怕人就在机场,也不能回家,这便是飞行员日常生活的一种常态。

“平时一个月能见到女儿两次就不错了,每次嘛,我走得快一点,能见8分钟,楼梯爬得慢一点,就只有5分钟了。”王玉林说到这里时,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丝柔情,“有时终于有了一个回家的机会,打电话通知我妻子说,说明天晚上可以回家吃个饭。哇,她可重视了,非要多烧两个菜,孩子也特别激动,不停地问她妈爸爸啥时候回来啥时候回来。而我回到家里,一坐下来,感觉真不知有多少时间没回来了。”

王玉林告诉笔者,还在上幼儿园的女儿王艺雯短发小圆脸,笑起来特别可爱。“让我佩服的是,她的耳朵特别好使,我在一楼咳嗽一声,她在家里就会开门。连我走路的声音她都记得住。”其实,这还不是做父亲的回家次数太少,女儿异常关注父亲一举一动的缘故。

除了无法抽出时间陪伴女儿、照顾家庭,王玉林内心更对不起的,是自己的父母。

2006年,王玉林的父亲患上了急性白血病,医院里5次发出病危通知书,可因他任务在身,都不能来到父亲床前尽一份孝心。3年后,他的母亲又因车祸不幸去世,而他因还在外地执行任务,且远离家乡,也未能见上母亲的最后一面。家里的灾祸如同一次次重击,“忠孝不能两全”的巨大矛盾让他痛苦万分。“然而我想到,我是一名飞行员,工作的要求极其严格,我唯有依靠自己的意志努力克服,将精神始终集中在训练上。”

王玉林十分感谢部队对他的关怀和照顾,而对党和人民,对部队的感激之情,无疑又成为他奋战的动力。“我2005年结婚,2006年父亲生病,好事坏事接连发生,都需要用钱,难免债务缠身。家里的经济条件一直不好,我的工资也不高,加之当时父亲的病极为严重,花费巨大。所以那时,我心理上承受压力很大。部队很快得知了我的困难,给我扶助补贴,还专门派人到我老家去,与我家乡的政府部门联系,解决我的实际困难,这让我非常感动。我拿什么来报答呢?只能尽自己的力量,为祖国为社会为人民多作贡献。”王玉林说,从此,他的责任意识、奉献意识更强了,战术技能自然也更精湛了。

不仅是自己苦练飞行、一次次执行艰巨任务,如今的王玉林,一项重要的任务是带兵。从2007年担任飞行大队副大队长以来,他就把带教新飞行员、组织训练,列为自己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近10年来,已经培养出了一大批优秀的飞行员,有的还成了骨干,也已在带兵训练。毫无保留,悉心传授;强化标准,精心组织,这便是王玉林的带兵风格。“我是党和人民的飞行员,我也是人民的儿子,练精兵,打胜仗是我的永恒追求和神圣使命!”这是王玉林常说的话语,也是他对每一位新飞行员的要求。

“我爱祖国的蓝天,云海茫茫一望无边。春雷为我敲战鼓,红日照我把敌歼。美丽的长虹搭起彩门,迎接着战鹰胜利凯旋……”这首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流传至今的歌曲《我爱祖国的蓝天》,曾经激励了一代又一代向往蓝天的人们。有的人正是唱着这样优美而昂扬的歌曲飞上了蓝天,有的人正是怀揣充沛的激情和饱满的自信在蓝天上经受一次次严峻考验。当代军人肩负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使命和责任担当,练就过硬翅膀、练就过硬本领,不畏险情、不畏牺牲,一飞冲天、战之能胜,这便是王玉林这新一代空军飞行员的不懈追求和人生写照。

在最美的蓝天下展现人民空军最美的风采,王玉林,保驾护航、保家卫国的勇士,我们为你喝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