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姻缘(十)谋杀

转眼已到了冬天,这一天,昨晚刚下过一场大雪,风还在呼呼地刮着,零星地还下飘着些雪花。要说这雪,北方的雪才真正能称得上是雪,下得大,下得厚,天气还冷得出奇,整个世界全被白色覆盖了,目力所及,全都是干干净净的,眼都感到有些不适应,太亮了,这时候,万里江山,天地同色。

在这个季节,天寒地冻,呵气成冰,桃花村的人也都进入到农闲时节,男男女女,清一色的,都穿着大黑棉袄棉裤,戴着棉帽子或围巾,街上很少有人出门,只在起床后,把各家各户的门前扫出一片雪来,露出黑的空地与些须扫不净的雪迹,单等晴天后化为水。寂静的农村会有公鸡嘹亮的叫声将人们吵醒,直到黎明后,上午,才传来孩子人打雪仗滚雪球堆雪人的喧闹声。

李虎一大早就起来去西南庄割猪肉,今天是他爹李大有的生日,他想回来包饺子给老爹庆祝一下,顺便拐到老家,招呼一声,让爹与后娘都来吃饺子,天冷了,一块过来吃,又暖和又红火。李虎提着一斤半的猪肉,从西南庄肉铺里往回走,脚步踩在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身后留下了一串串的弯弯曲曲的脚印。

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爹住的老家,刚要进门,忽然发现,门是开着的,门外许多乱七八糟的脚印,他有几分疑惑,就冲着院子喊了声:“爹,起来了吗?”里面却没有人答应。他心里更加感到奇怪,径直往屋里走,推开门一看,惊呆了,原来他爹李大有就躺在血泊当中。“啪”的一下子,他手里提着的猪肉不由地掉在地上了。”爹啊,你怎么啦!“他哭着扑上前,抱起他爹的脖子,他看到头上脸上好多血,还有耳朵都快掉来半个,他忍住悲伤找来了一块布,撕成条状,给他爹包起来。他大声喊:”你醒醒啊!你怎么了?“他又是掐人中,又是按胸部,摸到心口,感觉还有一口气,喜出望外,继续用自己已知的各种知识来抢救,老头模模糊糊有了点意识,他赶快大喊:”快来人啊,快来人啊,有人害我爹了!“时间不长,邻居们纷纷赶来!有帮忙找排子车的,有去搬被子的,众人把李大有抬到排子车上,用被子给他盖好,李虎要拉着去医院。邻居赵正说:”还是套上驴快,现在刚下过雪,你一个人,毕竟比不上牲口。“李虎说:”我们家驴早就被烧死了,还没有买一头。“赵正说:”这个不难,我去把我家的牵来,你把鞍鞯准备好,赶快套上驴,拉你爹到医院。“李虎答应了。于是,分头准备,牵驴,套驴,李虎在车上护理,赵正赶车,鞭子山响,向西南庄的医院飞奔而来!

从东街往西走,走到西头,再往南拐,走一里多的路,再往西就是西南庄,医院就在这个集市上。赵正赶车一直到桃花村医院。”吁“的一声,停住了,赵正把驴拴在大门旁边,然后与李虎一起,把李大有抬下来,赶到急诊室。周医生马上开展包扎及抢救工作。

赵正问:”昨天还好好的,你什么时候发现你爹出事儿了?李虎说:“就今天早上,真是万万没有想到,不知道是谁下的狠手!”“对了,你得报案啊!还有,我怎么没见你后娘呢?”李虎猛然想起来这事了,对“对了,我怎么没有见她呢?我真是什么都忘记了。现在,需要,第一,医生把我爹抢救过来。第二,我得去报案,报案越早越好。”说完,他嘱咐赵正先在这里照看一下,他自己往派出所走去。

派出所派了小刘协助老张前去查看现场,他们又来到了李大有家。李虎把今天发生的事,讲述了一遍,小刘作了详细笔录。老张让小刘把屋外挂上了警戒线,不让任何闲人进来,又把屋里的现场拍照保存一下,仔细观察了一下现场,发现有个铁锨,在一旁扔着,上面还有血迹,“看来这就是凶器。”老张说。“应该是的,我爹脸上好多处都是被铁锨铲的,还掉了半个耳朵!不知道是谁这么狠!”李虎插嘴道。老张继续了解情况,询问了李大有跟谁在一起来,李虎都一一如实相告。尤其提到了他的后娘,更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后娘不知什么时候失踪了!

小刘把这些都记下了,然后,他们去找邻居继续了解情况。李虎没有什么事了,就抓紧回家,把这件大事告诉了他老婆,还有大哥,又托人捎信给姐妹们,让她们快来照顾爹!把这些事办妥后,李虎急忙来医院看看抢救得怎么样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