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编好自己的“织锦”

—在场微散文2019年4月颁奖絮语

郭连莹

世界建筑界最高奖项“普利兹克”奖获得者、我国著名建筑师王澍先生把城市比作“织体”,“一座织体城市就像是一幅安排得最美妙的图画”。我想,我们的一篇微散文何尝不是“一座织体城市”呢?

把城市比作一个织物,这是一个文学性的类比。这个概念或许来自罗兰.巴特《文之悦》,他提出“文即织物”的观点。其实,中国古人早就明白了这一点。许慎就将“文”的构字法解释成“错画也”,也就是“对事物形象进行整体素描,笔划交错,相联相络,不可解构”。这与他说的“独体为文,合体为字”的话的意思是一致的。

事物错综复杂地编织在一起,所造成的纹理和形象,就是“文”,“文”者“纹”也。

所以说,文就是“织物”。

文章或城市都是织锦,里边的线头千头万绪,有新有旧,但它们都依经纬有条不紊地编织在一起。有人则说:自古以来写文章的人,没有那句话是自己的,只能从别人的毯子上拆一些线头来编织自己的织锦。

但是,“拆线头”绝对是个技术活儿,进而,编织自己的“织锦”,则需要艺术了。

作家,不妨学习做一位编好自己“织锦”的“匠人”。

2019年4月10日18:46于古赵都邯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