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不知足

— 接上文 —

泠说的话果然应验了,在那之后一个星期,小茹再次找到了程愈,不过她不是来还钱,而是来借钱的。

在沉默了良久之后,她突然说:“你能不能再借我点儿钱?”

程愈手中的笔停了一下,然后,他一边继续涂抹颜色,一边问她:“你打算借多少?”

“三千。”小茹有些紧张地说,她赶紧补充道,“如果你不方便的话,少一点儿也成。”

程愈笔下正在画的线条有一点儿微微缠绕。他干脆放下了画笔,看着小茹的眼睛。

那是双带着不安的眼睛,那是双不敢正视程愈的眼睛。

那一刻,程愈想,如果在阳光下,这个少女应该也能像别的孩子一样,拥有灿烂的笑颜。

“你陪我去银行一趟,我取给你。”他微笑着说。

小茹闻言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你不打算问我用钱做什么?”

“你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程愈用毛巾擦了擦自己的手。

“如果我还不了你的钱呢?你会要我怎么还?”小茹紧张地问。

“等你以后工作了再还,只要你好好学习,你将来会很顺利地找到一份工作,养活自己,让家人和自己都过上更好的生活,你的生活会很充沛的。”程愈微笑着说。

“可是⋯⋯我妈妈说我们是穷鬼⋯⋯一辈子都会是穷鬼⋯⋯”小茹嘀咕着说。

“不会呀,我觉得你们拥有好多东西,你们还有彼此,不是吗?”程愈简单地说道。

在去银行的路上,小茹走在程愈的身旁,程愈刻意放慢了步伐,这样小茹就可以轻松地跟上他。

他们一路聊着天,小茹在程愈身边走着,周围好奇的目光投过来,这让她忽然有一种很骄傲的感觉,摸摸自己的脸,她又下意识地把头发放低了一点儿。

“青春真好。”程愈头望向前方,“真怀念我的十六岁啊。”

“老师,你怀念什么?”

“怀念青春痘。就算不被人接纳也好,就算是孤独也好,青春还是来了,而且很快会告别。”程愈说。

小茹心有所动,但却沉默着。

程愈把钱交到了小茹手中,她还在继续沉默,但这次,她拿钱的手有些迟疑。

“老师⋯⋯”

“我相信你,相信你一定会配得上更好的生活。”程愈微笑着说。他想,如果泠现在在场的话,她一定会跳起来,他很少见到泠生气的样子,而她每一次生气都是为了他的安危。

小茹看着面前的程愈,她接过钱,微微地低下头,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了句:“谢谢。”

“你一直觉得自己是来讨债的吗?”程愈忽然问道。

“嗯。我妈一直这样对我说,她说她以前有冤家对头,我可能就是那冤家来找她讨债的。我从小体弱多病,家里有了我之后,她就不停地花钱,钱像是流水一样地花出去了⋯⋯”小茹说,“我自己需要更多更多钱,总是不够,那种‘穷’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小茹的手捏紧程愈给的钱,她的话也罕见地多了起来。

天空晦暗不明,被妈妈认为是“讨债鬼”的女孩,她的身影慢慢远去。那身影停在远处的零食店门口,犹豫了一分钟之后,终于还是欢快地走了进去,出来的时候,提着的大包小包都是食物。

程愈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房间很凌乱,里面大大小小堆满了购物袋,有开封了还没尝过几口的干果,有新款的漂亮连衣裙,扔在那里,却一次也没有穿过。

堆满了商品的房间,像是货仓一般。

小茹坐在这些物品中,大口大口吃着冰激凌,这是她早就想要的口味。从程愈那里不停地借来钱,买、买、买⋯⋯好像是贪婪的小狼,在长久的饥饿之后,终于找到了食物,扑到钱上面,不停地撕咬着。

哎?!

电视里正在播一部惊悚电影,寻仇转世而来的小孩儿举起斧头,慢慢逼近躲在房门后的那个男人,一步一步,步履蹒跚,然后,他高高举起了斧头,一下,两下,用力地劈着房门。

小茹一下关掉了电视。

口中却还有一丝苦味,这让那种畅快一下子变得无趣起来。

小茹坐在满屋的东西中间,这些东西都很廉价,她喜欢的,也许是被这些东西包围的感觉。

她怎么这样运气好?就遇上这样一个傻瓜,他就这样相信她?她永远也还不上这笔钱的。

她生下来就是为了讨债的。

但心中分明有一丝难过,他应该是到目前为止,最毫无保留地相信她的一个人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