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更多>>

企業視頻

更多>>

重要通知

精準扶貧得人心  感恩幫扶送錦[03-04]
關于招聘嶺東泵站水泵工的通知[07-20]
吉爾吉斯凱奇-恰拉特公司用工信[07-11]
西藏華泰龍公司用工信息[06-30]
貴州金興黃金礦業有限責任公司[06-19]
招聘啟事[06-19]
關于對自愿從事井下一線工作員[06-19]
廉政公益廣告[11-27]
更多>>

聯系我們

地址:吉林省樺甸市夾皮溝鎮
郵編:132411
電話:0432-66742108
傳真:0432-66742144
郵箱:jpgbgs@163.com
更多>>

友情鏈接

中國黃金集團公司
中國黃金經研網
中國黃金協會
第二篇 韓氏家族統治時期(1845-1931)

【上部 第二篇】第二章 與清廷關系及韓家的統治和管理(1854年起)(10-15)

2011-5-23 9:10:02 【字體:

第十節 古稀韓憲宗的持家及少年韓登舉剿匪

 

 

    光緒元年(1875年)韓憲宗七十大壽,大宴三天。古稀慶壽,熱鬧非凡。據《北滿金礦資源》記載:韓憲宗“容貌魁偉,身長6尺,身體肥壯,體重200斤,有怪力,可以輕易舉起5斗即200斤的糧食。紅臉方額,長胡須硬如針,洗臉時胡須在水中直立,頭大,外眥向上,耳成輪形大而厚實,聲音極其宏亮”。

    韓憲宗進入古稀之年,還在為韓家的家業奔波。

18801123,三品大員、欽差大臣吳大澂單騎入山,微服私訪后,檄令韓憲宗為“南山練總”,并奉旨賞給韓憲宗五品頂戴,同時,再次對夾皮溝金礦“明章封禁”。韓憲宗正式歸順了朝廷。

    韓憲宗在任“南山練總”以后,公開招募壯丁,在原有武裝 —— 鄉勇的基礎上,組建、擴大他的私人軍隊。這支軍隊大約一千三、四百人,主要駐扎在地窨子和樺樹林子本部和夾皮溝、金銀壁、古洞河、帽兒山、梨子溝、棒錘溝、那爾轟七個會房。這支軍隊成為韓憲宗維護其統治的工具。

    從韓憲宗的一生來看,經歷了由民為“匪”,由“匪”為官的過程,一輩子活得是風風火火、轟轟烈烈。既然成了朝廷的命官,就要管所轄地區的政事。光緒七年(1881年)三月十九日(417),吉林將軍銘安發布驅逐夾皮溝一帶流民一月內出溝告示,諭飭樺樹林子五品頂戴勇目韓憲宗給限驅逐:

    “為曉諭事照得夾皮溝一帶本為產金之藪,無業游民慕利爭趨,愈聚愈眾。雖疊經派隊查拿,難保不散而復聚。殊不知偷挖金砂一經被獲到官,即應問發云、貴、兩廣極邊煙瘴充軍。如聚伙眾多,另有為匪情事,則罪應立斬。例禁煌煌,豈容稍有干犯。況現在吉省東城南岡地方閑荒甚多,委員在彼設局招戶承領。該游民等正可前往認墾,各謀生路,何苦潛匿深山,作此犯法違條之事!除諭飭樺樹林子五品頂戴勇目韓效忠給限驅逐外,誠恐各游民執迷不悟,重犯科條。本將軍,副都統,幫辦于心有所不忍,全行出示曉諭。為此示仰夾皮溝一帶游民人等知悉:爾等雖系無業游民來此覓食,亦各具有天良,務當屬遵禁令。于一月限內即行搬移出溝,分赴各處領地謀生,毋再聚眾偷挖金砂,致干重典。如抗違,即系無吞頑民,爾時大兵到彼搜山,定行一并剿除,決不稍從寬貸。其各凜遵毋違。特示。”

    光緒七年(1881年)三月又諭勇目韓效忠將夾皮溝一帶挖金人夫一月內全行驅遣出山領地謀生:

    “諭五品頂戴目韓效忠知悉。照得夾皮溝一帶本為產金之區,前經疊次驅逐,總未絕根株,該勇目且有派人在彼管事情,以故通飭嚴拿,現在奏蒙天恩準予自新,賞給頂戴,在該勇目力圖自效,斷無慮復蹈故轍,特恐利之所在,為眾爭趨,難保無零星金匪潛入偷挖,自應勒限驅除,以免復滋事端。諭到后,仰該勇目于一月內即將夾皮溝一帶挖金人夫全行驅遣出山。日下敖東城南岡等處出放荒地,即令該人夫往彼領地謀生,何苦犯法違條,甘罹重辟,務須剴切勸諭,毋貪得無厭 內潛匿。該勇目,發敢陽奉陰違,營私牟利,定當諭旨嚴拿重懲,決不寬貸,懔之切切。特該左諭,五品頂戴勇目韓效忠遵此。”

    雖然朝廷下旨明令封禁夾皮溝金礦,但那只不過是一個陪襯的行文。于是,韓憲宗一面為官一方,執行官府的命令奉命驅逐流民及象征性地驅逐金匪,一面繼續經營自己的金礦。

在韓憲宗的經營下,金礦有了繼續發展。但歲月不饒人,到了1885年舊歷七月十三日,韓憲宗患黃疸病過世,終年80歲。

    此時的韓家,第二代有韓憲宗的獨子韓壽文,韓慶琮的兩個兒子韓壽德、韓壽祥。按照封建時代的繼承方式及韓憲宗立下的繼承人,韓壽文繼承韓家大業。韓壽文,字殿臣,生于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門倉三能所著《北滿金礦資源》中說他幼時體質較弱,只讀過三四年書,性情忠厚,一生清閑,凡事不理,被稱為享清福的老成之人。在韓壽文執掌家業的時候,韓家于光緒十三年(1887年)開采板廟子河西岸的砂金,延續到光緒二十年(1894年)才停采。光緒十五年(1889年)左右,韓家在葦沙河口子一帶采淘砂金,數年后采完。同時韓家先后將韓、姚兩家分界線“韓

 

 

 

 

姚溝”以東的大沙河、小沙河、古洞河、熱鬧街、娘娘庫等大片土地接管過來,并在大沙河、古洞河、熱鬧街增設會房,這是韓壽文一生中最大的成績。韓家擴大了其統治領域和勢力范圍。但因韓壽文管理不善,夾皮溝金礦損失很大。韓憲宗與韓壽文父子倆有很大的不同,老子無所不能,兒子無所事事,老子清心寡欲,兒子逍遙浮華。面對韓憲宗的斥責,韓壽文卻說:“你父不如我父,你兒不如我兒”,詼諧瀟灑不問家事,只顧得自己逍遙自在。韓壽文不行,韓憲宗的兩個侄兒韓壽德、韓壽祥也沒有管家理事的才能,來到韓憲宗身邊后,更是丟掉了莊戶人的本性,花天酒地,揮金如土。

    此時,韓憲宗的孫輩有自己這一枝的登舉、登朝、登科,韓慶琮一枝有登云、登甲、登鏞六人。其中登云、登甲早殤,登朝、登科、登鏞尚小,只有長門長孫韓登舉隔著父親,翻版、放大了祖父的精干練達、豪爽大氣。1869年出生的韓登舉,自幼舞槍弄棒,聰穎好學。雖長相短小肥碩,但從小就能輔佐祖父、父親治理家務,能身體力行,做些活計,并以權術籠絡人心。光緒十二年(1886年),韓登舉“幼娶金城候氏女,即效忠微時主家也。然夫妻屢反目,遂以奸出,侯家亦中落,屢丐人居間求覆水,登舉終不許,自娶孫氏為繼氏”①,后來娶了樺樹林子姜家店之女姜氏為妾。

    光緒十六年(1890年),韓登舉21歲正式輔佐家業。韓壽文便樂得逍遙,一直居住在吉林西關享受榮華富貴。這一年,韓家僅用一年的時間,將板廟子屯北溝的砂金采完。光緒十七年(1891年),韓家在板廟子屯北溝的東西兩個溝岔開掘東井子與西井子,采掘山金,歷時15年,到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才停采,采金最盛時期是光緒十七至二十年(1891~1894年)。1891年,韓家還在板廟子的小北溝、車馬子溝(蟄麻子溝)的中游淘取砂金,到光緒三十二年(1906)停采。光緒十七至十八年(1891~1892年),韓家在葦沙河北岸的兩個支流 —— 鹿角溝和大東溝淘洗砂金。其后,又采掘過幾處山金,光緒二十三年(1897)停采。光緒十八年(1892年),韓登科長子韓錦堂生,是稱“大少爺”,這一年韓家在吳金溝(今紅旗溝)采淘砂金。當時溝口有一村落叫“吳金廠”,即現在的紅星屯。

    1893年,正當韓登舉準備進一步重整祖業,大干一場的時候,“韓邊外”管區內的土匪卻蠢蠢欲動。韓登舉立即訓練隊伍,加強軍紀,準備剿滅來犯匪徒。

    189312月,有人向韓登舉報告:金沙河北岸有土匪打家劫舍,氣焰囂張。在此之前韓登舉就派練勇徐景升在界內各縣嚴行搜捕盜賊,此時徐景升受命迅疾趕往金沙河北地區,在一個叫三禿子的地方拿獲盜匪張金,起獲洋炮一桿。押回江東后韓登舉親自審問,該犯對自己的所為供認不諱。隨后,蛟河大圍場地方又有盜匪出現,韓登舉仍命徐景升前往緝拿,捕獲劉占芳(綽號帽纓子)一犯,起獲洋炮一桿。緊接著,又在柳樹河子拿獲盜匪張旬一名,起獲洋炮一桿。經韓登舉審問,劉占芳、張旬也均供認自己強搶不諱。韓登舉派兵出師剿匪,三戰三捷,聲望大增。

    就在韓登舉連剿三匪,獲勝歸家之時,有自稱吳二祖宗的盜匪吳廣德又在音木泊子地方出沒,韓登舉親率幾十名鄉勇,不顧天氣寒冷,前往捕拿。但及至趕到吳廣德出沒的地方,僅捕到一名叫紀永發的人,經查為吳廣德的工人,追問吳廣德去向,稱他已進省城躲避。不過,紀永發答應可以作眼線帶人捉拿吳廣德,但他到底能否作眼線拿賊,或是逃犯吳廣德的同伙,難以深求,所以,送人犯張金、劉占芳、張旬并紀永發等四名草供紙,另文移送發審局收訊處理。

    按照“韓邊外”的嚴刑酷法,既然三個盜賊對自己的強搶供認不諱,即可就地正法,并不需要上報官府,但是,和爺爺不同的是,所獲匪徒均未就地正法,而是于光緒二十年(1894年)正月十

     張相文《南園叢稿》卷五,第2頁。

 

 

二日(217)將所拿4名匪首親自押解送省查辦,這和以前是大有不同的。既然已歸順朝廷,韓登舉認為就應該按省城的規矩處置盜匪。從此,韓登舉每捕獲匪盜或繳獲槍支均交送官府處置。

    1894年(光緒20年),因韓登舉剿匪有功,吉林將軍長順委任韓登舉為“吉字軍統領”,此時,韓家擁有私兵1000人。

 

第十一節  韓邊外時期金廠的發展

及采金工人的增加

 

    在韓憲宗剛剛掌握了夾皮溝礦區的采金管理大權時,直接統轄和經營的采金廠并不多,主要有十三合、下十三合、小線、立山線、大豬圈等十幾處,都分布在夾皮溝內,夾皮溝之外的金廠雖有開采,但數量極少,僅處于依附和次要的地位。

 

韓憲宗不滿足于只局限于在夾皮溝區域采金,大概從1854年起,就不斷地派人四處尋找新的礦源,后來派出的人員越來越多。不到幾年的時間里,探礦者的足跡踏遍了樺甸、安圖、濛江等廣大地區,發現了許多金礦,并試行開采。

    經過多年的經營,韓邊外地區的金廠不斷增加。據《北滿金礦資源》記載,韓邊外管理開采的砂金、脈金礦點后來發展到40余處。其主要金廠有:夾皮溝金廠、二道溝八家子金廠、二道溝東山金廠、葦沙河聚寶山金廠、葦沙河五道岔金廠、葦沙河老西溝(也稱老西兒溝)金廠、葦沙河四道岔金廠、葦沙河大線金廠、葦沙河頭道岔金廠、三道溝熱鬧溝金廠、三道溝王八脖子金廠、頭道溝流域的金廠、松花江小夾皮溝的砂金礦、色勒河流域的金廠(其中包括板廟子金廠、板廟子河岸平地砂金礦、吳金廠的砂金礦、葦沙河溝口子的砂金礦、鹿角溝(也叫蘆家溝)及大橋溝(也叫大車溝)的金廠)、頭道溜河、二道溜河、三道溜河等流域的金礦、金銀壁河流域的金礦、從金銀壁口子至大小沙河口子之間流域的金礦(包括小沙河金廠、海溝金廠、石人溝金廠、韓姚溝金廠、大浪柴河金廠、江沙兒溝金廠子、小營子溝金廠)、安圖大沙河流域的金礦、安圖古洞河流域的金礦、撫松的娘娘庫金礦、撫松漢窯溝流域的金礦、韓邊外的小金礦(包括木箕河金廠、木箕河八道河子砂金礦、樺甸縣柳樹河子砂金礦、樺甸縣沙河子砂金礦、樺甸縣韓家溝砂金礦、樺甸縣嘎河金廠、濛江縣那爾轟河金廠、濛江縣暖木條子金廠、濛江縣(今靖宇市)新開河金廠等。

    在所有的金廠中,最大的是夾皮溝金廠,下設有金庫及出沙金的錢庫的會房院、挖掘院(包括官井子、民井子、小線井、八人班等)、銷費院(包括大伙房及用具房)、招聘院、接招院、洗煉院、

 

 

 

 

 

郎中院和一支武裝常備軍。夾皮溝的金廠并有細流的礦床采掘,其他幾處都是以砂河金為主。同治(1862~1874年)中葉,夾皮溝采金工人已經達到四、五萬人,日產黃金500多兩(俗稱日進斗金),月產黃金15000多兩,年產黃金近二十萬兩。到1880年之前,除了幾萬人采金,日產量均達五六百兩。這一時期,是韓邊外產金的鼎盛時期。光緒初年(1875~1876年),在夾皮溝至老金廠一段河岸砂金礦床中,曾采得一塊自然大金塊,重300兩。

    韓邊外”以其嚴苛的統治,鼓勵開荒創業,靠勞動謀生的一系列優惠政策以及與之相輔相成的一系列善舉及金廠的發展吸引了關內難民。他們不惜山高路遠,不怕官府堵截,紛紛涌入“韓邊外”地區。在“韓邊外”發展初期,幾乎每天都有上百名流民到夾皮溝地區落腳。此后,“韓邊外”地區的人口不斷增加,昔日人煙稀少的夾皮溝礦區,商賈奔走,街市繁榮,熱鬧非凡。

    據《北滿金礦資源》記載:1892年,樺甸板廟子金礦采金業發達,商業也很發達。有雜貨店50家,飯館10所,客棧3所,大約有1千住戶,人口5千余人,有34千采金人,形成三大市街。

    韓邊外地區的發展,吸引了大量關內流民及附近百姓。他們紛紛涌入韓邊外地區,大量人口的涌入,為韓邊外的采金事業的發展和其它各業的發展提供了大量的勞動力,而這些人的辛勤勞動,也為韓邊外地區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第十二節  韓邊外的統治制度

 

    韓憲宗在掌握了夾皮溝金礦區的管理大權后,制定了一整套的“規約”、“法制”,建立了行政、司法、軍事等一系列政治制度及一系列的經濟制度,為其統治服務,以保證其采金礦山的穩固與發展。

    設會房   清咸豐四年(1854年),韓憲宗設立了“總辦”和“把頭”的辦公機關,即“會房”。韓憲宗為總辦。當時會房幾乎遍布“韓邊外”的各個地區。

    夾皮溝金廠叢聚,又是四方交通要沖,是“韓邊外”的重要地區,所設會房為“總會房”。“特派韓家近族韓守憲為總辦,鮑之顯為幫辦”①,居住在西大院,共同駐防該地,擔任一般管理。據說一旦有事,一聲令下,能聚集三四千人。在上戲臺韓家修有炮臺,周圍有十四、五米高,六米寬的土圍子,上排“二人抬”若干支,作為防御。夾皮溝會房主要負責管錢、租稅。會房內設管帳先生三名,帳目有內部帳、外部帳、往來帳、工人所掙的黃金帳、工人和佃戶交租的帳等。除管帳先生外還有保管黃金和糧食的人三名,并有較大的糧囤和副產品的庫房。這里還駐扎武裝常備軍近50人和鄉勇團丁50人來保護韓家家產。當時在韓家設有正房十五間,并設有東大院和西大院,東大院為會房和倉庫,以及常備軍和鄉勇兵丁的住處,分東、西、上、下屋共45間;西大院為會房房長及總辦,以及先生們和家屬居住的地方。另外還有郎中院(現在衛生院),共有三名郎中,一名是內科六品郎中,一名是外科七品郎中,另一名是專治婦女兒童不夠檔的小郎中,其他還有三名抓藥先生。在正房衙門中間有一個10的松木大旗桿,上邊懸掛著韓家王國大旗。

    除總會房外,在各采金場等地還設有分會房。會房的首領叫會首。由會首掌握其地方自治實權。凡司法、行政、財政、軍政,皆歸會首一人兼任。會首由“德才兼備,素孚眾望者”②擔任。由于韓家對會首“選任得宜”,各地會首都能刑罰嚴明,恩威并用,勸善懲惡,賞罰分明。會首平時沒有

     ②張相文《南園叢稿》卷5,第14

 

 

 

薪俸,其生活費用由韓家默許可從轄地所收的租稅中,稍加少許留為己用。各會中心必須設地冊簿,將管內居民的姓名、原籍、家庭及耕地數量等,詳細記載,以備收稅,韓家備有總地冊以便稽核。

    據日本人守田利遠在1902年所著的《滿洲地志》記載,在古洞河的中部有會房一處,當地居民稱為大房子。有木造房屋三四棟,會首叫宋西平,年齡已過古稀,當地人都稱他為“大爺”。他受韓登舉委托管理該地的賦稅、礦務、咨訟等一切事務。居民如有咨訟斗毆,或者爭地等事件發生時,雙方當事人或二人或三五人相對,一同到大房子,分別向大爺陳述情況理由后,由大爺立即判明斷案。無理一方輕者會遭到嚴詞斥責,重者遭馬鞭抽打,拋于大房子內。

    這里駐有韓家團兵五十余人,常持槍巡邏境內。金銀壁所設會房,主管是山東青州人劉占春。因此地為東路的要沖之地,常有馬賊出入,有團兵百余人,以防備土匪入侵。頭道柳河的山谷中有一團練會房,其會首是山東登州人李義明。此人四十多歲,名望很高,常偕團兵七八人,共駐在會房中。此地原來常有馬賊出沒,自從有團兵后馬賊絕跡。至古洞河以東,雖有馬賊偷偷出現,但是卻不敢窺視韓家的邊境。在那爾轟溪谷中叫西南岔的地方,有大房子三棟,韓家的代表叫馬紅牙,帶領團兵五十余人,擔任地方保衛,當地人稱他為“大爺”。另外,各山山谷中有住戶,以十家、八家為一牌,設牌頭一人,由大爺任命。牌頭沒有其他供給,只是由租糧農戶的收入中抽若干。如果牌頭管理的農民發生爭斗,或有土匪襲擊時,到大房子向大爺報告,大爺即派鄉勇前去擒殺,因此各地秩序井然。

    在各地的會房,會首職在“規畫全局,兼綜萬機”①并設有副首領二人,由首領挑選學識俱優的人擔任,其職責是“輔助首領,襄理庶務”另設書記小使數人,由首領副首領選用,職在分科任事,以聽首領副首領之指揮。

    會房又兼具有衙門公堂的性質。韓家通過會房處理境內的民事糾紛,審理各類案件,行使司法權力。會首既是獨霸一方的首領,又掌握軍事、行政、司法等權利。會房既是韓家四世及各地會首辦公的地點、又是開會的場所,也是對采金工人和佃戶中有問題的人問罪的地方。同時,韓憲宗還在會房設有“刑法室”,專門用來審問、拷打不法之人。一旦發現“犯罪情由”,即使用木夾、大掛、皮鞭、鐵烙鐵等刑具進行拷問,隨后交給“行刑隊”,押赴刑場處決。會房下還設有“收租隊”,專門收繳各金股的租稅,如有不能按期交納者,即交付“行刑室”處理。

    設團勇  養家兵  韓憲宗在設立會房的同時,為保障生產鞏固統治,利用征收“金沙”即“會經”的辦法,建立起一支武裝自衛隊,即自己的私人武裝。“會指養鄉勇的會房,經是經費的意思。因此凡居住在韓邊外的居民,為了酬謝老韓家的保護交納這種相當于人頭稅的會經,每年每人征收金砂二分在舊歷四月和八月兩期繳納,形成制度。將會經制度與清朝或中華民國的礦業法征收的礦業稅比較,其負擔極其輕微,且無官憲的一類的煩累,韓邊外的采金者是否可以說韓王國的居民感戴老韓家的恩德。”除此以外,還收其他雜稅,每年每戶金砂2兩。

    韓家軍隊從第一代韓效忠時期與第二代韓壽文時期,就擁有武裝常備軍2000~4000名左右,分布在韓家各個礦山、林場、以及會房。到第三代韓登舉時期還養兵千余名。另外,還設有家兵。

    韓家的常備武裝在建立之初總人數在四五百名左右,很快發展到六百余名。“鄉勇”又稱“團勇”,是韓家政權的主要支柱。既對外用兵,又參與對內政事。各會房圍墻高筑,轉角炮樓,設門崗晝夜警衛。正門左側設有上紅下黑,1寸粗,5尺長的軍棍,用以對犯規團勇的懲罰。“團勇”每十人為一棚,每棚設一頭目,叫“棚頭”,總的頭目叫“管帶”,在兵房子負責的叫“蘭旗”,負責派兵遣將。因各會的“團勇”都住在寬大的木板房里,所以大家又稱他們為“大房子兵”。常備兵力分別駐

扎在二個本部和七個會房。具體如下:

    地窨子本部      團兵二百余人。

    樺樹林本部      團兵百十人。

    夾皮溝會        總辦一人,幫辦一人,

                    團兵四十余人

    金銀壁會        會首一人,團兵百余人。

    古洞河會        會首一人,團兵五十余人。

    帽兒山會        會首一人,團兵十余人。

    梨子溝會        會首一人,團兵二十余人。

    棒錘溝會        會首一人,團兵十余人。

    那爾轟會        會首一人,團兵五十余人。

    據莊金銓《韓邊外祖孫三代占據夾皮溝六十年紀略》記載:團兵來源是凡編戶內,有男子之家,每戶出壯丁一人。從中選拔智勇善斗者,充任韓家的“常備軍”。其服裝冬夏都是青色便衣,夏天頭包青巾,冬天是皮帽子、皮靰拉鞋、扎腿繃,出門帶有紅色三角形聯絡小旗,下身扎有獾子皮墊,累了就以獾子皮為墊,坐下休息,不致因寒得病。所有的團兵都攜槍帶刀,腰系長5寸、寬1寸、上書“鄉勇”二字的腰牌。如無此牌而自帶銃器者,則視為馬賊,必捕而嚴罰。因此又稱之為“腰牌軍”。他們平常不出操,每天的主要任務是巡邏、查道、站崗、放哨、寫會金、寫山份、催租糧、打胡子等。這些兵唯韓憲宗之命是聽,一聲令下,征戰殺伐,極其英勇。是韓憲宗保護礦山、抗擊官兵、驅逐“馬賊”、統治人民的有力工具。其余的壯丁被編入“家兵”,又稱“炮手隊”或“梆子隊”。境內有事,梆子一響,立即趕到。韓家利用這些武裝,“擊殺盜賊,拘捕犯人,護院保鏢”。

    韓家的兵多是山東人,個個精壯,英勇善斗。所有的兵都不發餉,每年二次由韓家發給冬、夏衣服各一套。每年正月,互相結伴到韓家拜賀新年。韓家給每名賞壓歲錢一千,并且允許他們從事任何職業,都免其稅課,做為酬勞。而家兵平時,既使私開賭場,借賭收費,韓家也采取默許的態度。

    團勇的武器,由韓家發放。兵器庫中存有小銃六百挺,抬槍若干。日俄戰爭中,因與花膀子隊相通,俄國的快銃遂為韓家所用。火藥庫的存量一般不詳。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三月,韓登舉在地窨子本部和樺樹林子本部建火藥庫二座。后因庫外彈藥發火,延及庫內,炸死男女二十余人,乃重修建。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被俄國人毀掉,到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又重修彈藥庫二座。

    韓家會房的團勇貧富不均,駐守的地區不同,管理的人要求不同,形成了三種情況:

    夾皮溝因比較富裕,所以團勇身穿串綢大衫,頭帶響圈,雙手戴滿金鎦子,手拿九股折扇,象個闊少爺,后來有的還帶著匣子槍,人稱“秧子隊”。

    金城本部(地窨子)的會勇,因常年為韓家聽差警衛,是老邊外常住的地方,無勒索機會,兵也比較樸素,所穿衣服極雜,稱“花子隊”。

    樺樹林子本部的鄉勇,見到青壯年男子不下地干活就打,見到穿戴好的人也打,見使用花煙荷包或穿花兜兜、花褲腰帶的人也打,被稱為“棒子隊”。

    嚴打管區內胡匪、竊盜  韓家為了保護財產和居民安寧,對于胡匪不論大股小股,對于竊盜

     張相文《南園叢稿》卷5,第14

 

 

 

 

不論偷多偷少,如有發現一概殺無赦,甚至對有通盜嫌疑的人,俗稱帶腥的,也是殺無赦。這其中免不了有冤屈者,但是嚴打打出了良好治安。據《吉林市文史資料》記載:有個江西過來偷牛的,因為是初犯,把耳朵割掉;有個偷了三次大牛的被綁上石頭沉到江里淹死;有個叫關玉書的居民,會畫假官帖,叫管家徐斌砍頭后扔到冰窟窿里。對于在韓家勢力范圍不搶不奪,規規矩矩的胡匪,韓家不去追究,甚至有的胡匪冬天在韓邊外管內“趴風”,夏天再到別處作案。股匪也可以通過他的地盤,但必須事先通知韓家借道。如胡匪金盆洗手,攜械投誠,還可以收為團兵。

    自制錢鈔  從清時代到民國8年(1919年)以前,韓家范圍內所流通的錢幣都是自己制造的。主要是用黃金制成的小金元寶。金元寶的數量有五分的也有一兩的。此外還有一種用雙抄紙折疊成長一寸、寬五分的小紙包,將金砂裝入,并在包上寫上幾分幾厘作為貨幣,即金包。金元寶和金包在韓家領域內進行買賣和流通使用。但韓家去外地購買棉布和食鹽、醬油、年貨、商品等都是由黃金兌換成當時的貨幣。后來韓家在外地也有商號和大型的貨店,便由這些地方進貨,兌換也大都在此完成。

    光緒二十二年(1896年)四月二十一日(62),吉林因現錢奇缺,清政府詔準于吉林機器局內設立銀元廠,鑄造銀元,中國開始用近代化機器制造銀元。銀元廠依照廣東、湖北的“龍洋”模式鑄造銀元,統稱光緒元寶。十二月二十五日(1897127),吉林將軍延茂通令各屬張帖告示:吉林各地開始使用5種銀元(指面值為1元、5角、2角、1角、5分而言),如有兌換銀元者,可持憑帖、現金赴吉林機器局按官價兌換。但此時,夾皮溝一帶的韓邊外轄區仍堅持使用自制的“金砂”進行交易。

    民國8年(1919年)以后,吉林省發行的紙幣、銅錢、銀元等流入韓家領域,成為流通的主要貨幣。從此韓邊外地區金元寶和金包的流通也就被逐漸廢除,但買賣黃金仍然盛行。

    韓憲宗通過這一系列措施,保證了其統治區域的穩定和發展。在吉林南山屏蔽了一個東北近代史上特殊的區域,為吉林經濟的發展做出了一定的貢獻。

 

第十三節  韓邊外的金場管理辦法

 

    夾皮溝金礦在開采之初,金山無主,采礦場隨意開采。每逢富脈,有利則聚,爭先趨集,紛紛開采,而一旦礦老砂殘,眾又無利則散,各奔他處。因而整個夾皮溝的采礦業處于混亂的狀態之中。韓憲宗在1854年當上采金自衛團團長后,開始采取各種措施,加強對金場的管理。

    首先,韓憲宗承接了孫繼高、馬文良實行的把頭制管理辦法,并加以發展,在夾皮溝金礦建立起以把頭制為基礎的組織系統和約定俗成的依附關系。把頭制分為三級:韓憲宗為“大把頭”,又稱“總頭目”,君臨萬方,同時設“二頭目”、“三頭目”,作為輔佐,由“總頭目”、“二頭目”、“三頭目”組成“政廳”,作為管理生產和排解民紛的總管機構。夾皮溝中所有的大小金股,各自組成相對獨立的單位,由韓憲宗“所任命之總辦統轄之”①,“總辦”下轄若干名“把頭”,“把頭”即坑內從事管理工作的頭,分大、小班進行采金。金把頭管理的小班有2050個金工,大班達50100個金工,在把頭的率領下有組織地進行黃金生產,構成了把頭制的基層單位。這些把頭都是

①《滿洲通志》第十一章,礦業。

 

 

 

 

 

“或受雇主委托,或輸出己資以招集流亡,各執其股,彼乃坐收余羨以為利。”①同時,在“大把頭”與礦工之間有著約定俗成的依附關系。“大把頭”的權力很大,也負有一定的義務。他“對團體成員中犯罪者,有笞責以至活埋絞殺之權,同時有保護病殘孤寡之責,團體成員可以自由離去,加入別的團體,但既出斷不許復歸”;礦工采金若無所獲,“大頭目養之,但無報酬”;“團體成員為官府逮捕者,大頭目負責保護其家屬”。大頭目有保護礦工的責任,也有最高的裁判權力,“裁判權專屬于政廳,而死刑之宣告,由韓氏決定。”②

    韓憲宗還一改往日的狀況,把所有礦區的金礦分成兩類,一類為“官井子礦區”,一類為“民井子礦區”。所謂“官井子”是由韓家派人直接管理的一部分坑口,如十三合、下十合、四方井、八人班、小線等37個坑口。這些坑口的采金工是韓家雇傭的,每月由韓家支付工資,產金歸韓家所有。據《北滿金礦資源》載:韓登舉時代,小班的金把頭月薪砂金4兩,大班的金把頭月薪沒有準數。采礦夫月薪按出工時間計算,工作4小時稱為一班,工作8小時稱為二班。干一班給砂金6分,干二班給砂金12分。采金工所采黃金過秤后交給會首,逐級上交。金工的住宿、吃飯費用由韓家供給,以保證金工的生活。所謂“民井子”,就是韓家租給別人管理開采的坑口,如東駝腰子的38個坑口、北山東區立山線的33個坑口,北山西駝腰子的42個坑口、南山民井子(即大豬圈坑口)的6個坑口。這些坑口是由租佃人招募采金工人開采,租主每年定期向韓家交納租金。采金工繳納“會經”,但同時繳納采金稅,實行“抽山份”制度,產量少的繳納十分之一,產量多的交十分之二到十分之三。

    韓家經常派人查看采金情況,每年端午節和中秋節兩次查定采金量,年收金份約15萬兩。

    隨著采金業的擴大和經營管理的加強,韓憲宗對采金程序也作了調整,使其不斷地系統化、合理化。經調整后的采金程序大致分為五個主要環節,即鑿巖、運礦、排水、粉碎和洗煉,每個環節都完全靠笨重的手工勞動,并以專人或專組負責。

    鑿巖方法上,無論是露頭或是坑內采礦,都使用原始的“火燒法”。即將木柈子或木炭放到一處礦脈上,引火焚燒,工人們全部撤出,再到另一處礦脈進行引火焚燒。當礦脈燃燒到一定的程度后,潑上冷水,使礦石炸裂或酥松,礦工們再用810的鐵錘把長34尺、寬6分的鋼釬砸進巖石中,將礦石全部撬下來,所撬的厚度3~40生地,能鑿下來3~4噸礦石。這種原始的“火燒法”一直延續到二十世紀初年,才有了火藥和雷管,改用爆破法。但是打眼仍然是手工操作,每人每班可打兩尺深的炮眼8~10個。

    運礦,是極其辛苦的勞動。運送礦石都是以背扛為主。礦工們將采下的礦石,在坑內粗略的加以手選,將粗糙的礦石,裝入鐵背筐或麻袋形狀的牛毛毯子中或背筐形的篰籮內,用3~5人,每人每次背六七十斤,將礦石背出坑外。斜井的礦石搬運還好一些,豎井更為艱難,礦工們要沿著濕漉漉的繩制軟梯搖搖晃晃往上爬,一不小心就會摔下去,非死即傷。加上韓家采掘的方法非常原始,不講什么正規作業,凡有金線的礦脈,找品位高的地方采,采取哪有哪打,哪有哪采。坑道規模非常小,有的坑道高只有長12,寬14,深數10。上下設梯,頂部以坑木支護。他們不考慮運輸條件,只要人能進去就行,所以礦工們稱之為“韓家狗洞子”或“邊外的小狗洞子”。再加之廢石和含金率低的礦石采取坑內消的辦法,即被遺棄在坑道內,坑道十分狹窄,運礦很不容易。所以,在邊外坑口下過幾年坑的老工人都有駝背現象。運出坑外的礦石,再進行一次精細

①《東三省政略》,邊務,第1頁。

②《滿洲通志》第十一章,礦業。

 

 

 

 

的手選,將質量較高的礦石,再裝入片毛毯子之中,以牛車馬車送往金房進行洗煉,牛車之裝載量每袋以5~60斤計算,可裝入30口袋,能載1500~1800斤。

    當時照明的方法是工人上班下坑時都用豆油燈,每人拿一個。在每個掌子頭或采礦場附近都用松木明材當做照明,這樣就比較亮一些,其他什么照明設備都沒有。但是在當時坑內的通風是原始的,比較良好,因坑內開掘的不深。

    排水是將坑道內的積水吸出坑外。排水方法極其原始,所用人工很多,排水工人都是20~40歲的青壯年強勞力。如斜坑的排水方法,是在坑道出口至斜坑的底層的旁側分段安置2尺左右高的盛水木槽若干,每個木槽由一名工人負責,手持兩個木瓢,相互將底層的水盛入瓢內,往上段的水槽中注入,依次逐段掏水。如果斜坑深30時,每班就需要15名排水工,如果以三班交換制計算,即需人工45名。當時將排水工稱做打水的,每月支給工資金砂35厘,總的排水費用,每片支出金砂1575厘。

    韓邊外豎坑的排水方法,韓登舉時期比韓效忠、韓壽文時所有進步,其主要工具乃是使用轆轤,轆轤是在粗繩的下端系著用柳條枝所編的桶形物品(大點的柳罐斗)由坑底汲水旋轉轆轤把,將柳罐向坑外把水排出。柳罐溶水量為50斤,坑外的捲揚工人數,依登坑之深淺及排水量的多少而不同,普通由2~4人,井底掏水工人2名,豎坑的排水工人,每半點鐘交替休息一次,每月工資與斜坑相同,普通舊豎井的排水深約40~50,依此種轆轤排水約深50尺為最大的限度,豎井上下的情況,用繩制之60尺長的軟梯,才能下到豎井的底層。

    礦石的粉碎,是將送入“金房”的礦石,洗選后在火炕上烘干后,由人工粉碎。開始是用錘子砸,后來改用石碾子磨,把大塊的變小,小塊的碾成顆粒粉末。

    洗煉是淘洗和冶煉的總稱。粉碎后的礦石叫“面子”,再上“鎏房”過“鎏子”。從鎏子(木槽,淘金器皿)上口加水、用鐵棍不停地攪拌,取出含金的細砂,放入簸箕中淘洗沙出金粒,再送入“伙房”用耐火坩堝冶煉后,鑄成金條或金元寶,統稱為金砂。

    據《北滿金礦資源》載:1890年,樺甸縣夾皮溝金礦,山金練制方法是把運來的礦石搬進沙子房,充分干燥,并將其壓碎成大豆粒大小,然后,在碾房以驢驅動花崗巖石臼,把粉碎后的細粉送入鎏金房,在鎏金房設有滌板及淘汰盤,利用流水選砂金。

    當時,雖然生產技術還很落后,但經過韓憲宗調整生產環節,還是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生產效率。

    在韓憲宗加強礦山管理的諸多措施中,還有一些帶有濃厚的封建迷信色彩和直接來源于山里人的生活習慣。如韓憲宗曾不惜重金,大興土木,在夾皮溝等地修筑了山神廟、關帝廟和火神廟等廟宇,要求采金工人每月的初一和十五兩天都要到廟上焚香禱祝,乞求神靈保佑人安金豐。他還規定,在日常生產和生活中,一些音或義不吉祥的字眼不準使用,而以其它字眼代替。如坑的涵義與墳墓相連,所以不準說“坑”,必須以“井”字或“洞”字代替。所以不分豎坑或斜坑都稱為“井”,普通將豎井叫“立井子”,斜坑叫“坡口洞子”,一般坑道叫“洞子”。斜坑坑道叫“順洞子”,水平坑道叫“橫洞子”,將為探礦而開掘的小坑或山洼處,特叫“查頭完或窯子”。又如石頭的“石”字與“尸體”的“尸”字同音,因為不吉祥,所以一律不準說“石頭”,一般將其稱之為“毛”,“落石”要說成“落毛”,“落盤”要說成“片毛”、“片幫”等。

    另外,還有一些習慣用語。韓家地區的礦工們,把由乳白色石英組成的,處于金礦脈外側地帶,不含有金子成份的白石頭叫做白蓋子,即白馬牙子石。把由黃銅礦、黃鐵礦、方鉛礦等的硫化物與石英粒的混合物而構成的部分稱做砂子。把礦脈接近母巖的部分或母巖與礦

 

 

 

 

脈相互交雜的地方,叫做毛皮子。把“山金”叫“線金”、“脈金”或“巖金”,“砂金”叫“河金”,不管金或砂金,金的總稱作“金砂”。

    總之,在韓憲宗的經營下,夾皮溝金礦的采金范圍、生產規模不斷擴大,礦山管理不斷加強,生產秩序也不斷完善。從而使產金量不斷提高。到同治中葉,產金量達到了歷史最高水平。當時,“韓邊外”有一個規矩,就是不論何人何礦采到金疙瘩或發現金山,都要燃放鞭炮,以示慶賀。據說,在同治中葉,幾乎每天都能聽到噼噼啪啪的鞭炮聲。據《北滿金礦資源》記載:據統計,在同治年間,夾皮溝金礦日產金五百余兩,月產金一萬五千余兩,年平均產金六萬兩(1875公斤),實際年產金十萬兩以上。因此,可以說到同治年間(1862~1874年),夾皮溝金礦的藏金滾滾向外流淌。

 

第十四節  韓邊外時期地界和礦產資源

 

    夾皮溝金礦的礦脈其實是源于金銀壁嶺,因此確定劃分礦界十分困難。但當時,當地人一般認為東部是以金銀壁嶺的最高峰為界,西面以下戲臺為界,南面以金銀壁嶺南山為界,北以小北溝北山為界。這是夾皮溝最基本也是最主要的地區,也是其最初的采金范圍。后來經過發展,韓邊外時期夾皮溝金礦區的范圍更加廣泛,其勢力遠達延吉、安圖、濛江(今靖宇)、撫松等地,占據樺甸的四分之三。夾皮溝的產金,在其東南經金銀壁口子、五道溜河、浪柴河到漢窯溝大約一百五十里沿途一帶都發現有砂金,再有夾皮溝往西北走,經老金廠、板廟子、色勒河、猴嶺到木箕河一帶沿途一百六十里亦有豐富的砂金。另外這一帶脈金資源也非常豐富。

    據《北滿金礦資源》記載:夾皮溝附近的地質屬于花崗片麻巖系,由包含肉紅色正長巖的花崗片麻巖及角閃片麻巖組成。它的形成時期大概是侏羅紀末葉乃至白堊紀中葉。

    據《樺甸縣志》記載:夾皮溝金礦的地質是原始界的片麻巖系。脈巖主成分為板狀的乳白色石英及肉紅色石英,并含有柘榴石,黑、黃、白各色云母,及綠泥石,且漸有輝石發現。礦脈母巖系眼狀結晶片麻巖,而少量黃銅礦、多量黃鐵礦,與自然金并產于脈巖之中,礦山地層皺曲異常,系由東北向西南傾斜,礦脈自西北而傾向東南,由小北溝北山與金銀壁嶺相聯絡,其脈勢上下左右曲折甚多。

又據《北滿金礦資源》記載:夾皮溝金廠主要的金礦脈群分為南北兩群。南群總處長約3000即約10000尺,北群延長約4001320尺,因而可知礦脈延長總計3400,即11320尺。南群礦脈有13條,礦脈厚度有大有小,官井子最大,鋪山蓋過去露天開采時厚度有4050尺。八人班厚度1030尺,小線厚度達30尺。這個金礦脈夾雜著層狀的普通的花崗片麻巖或角閃片麻巖,礦床的走向傾斜是與母巖的片理相平行,向北八十度東走向,大概向南南東3035度傾斜。北群的礦脈有4條。其厚度為16尺,最厚有7尺。這個金礦脈的種類、走向、傾斜等與南群略同。

    礦夫等根據金礦脈的構造,將礦脈分為白蓋子和砂子等。所說的白蓋子由乳白色的石英組成,不含金子的成分。所說的砂子主要是黃鐵礦、黃銅礦、方鉛礦等石英粒的混合物,集中含有金銀硫化物的部分。黃鐵礦又叫白硫黃,黃銅礦又叫黃金硫黃,方鉛礦又稱黑硫黃,

 

 

 

 

 

 

對黑硫黃的稱呼還有噴頭。一般黃銅礦中含金量最多,黃鐵礦中含金量少,方鉛礦中不含金,含銀量多。黃金硫黃多的砂子含金率高,白硫黃多的砂子含金率低,黑硫黃多的砂子不含金子。黑硫黃不含金,因此又將它叫做石頭。

    礦工僅選硫化礦物部分送入“金房子”或“金班兒”,放碾子上用砣子磨成砂狀之碎粉,也稱其為砂子,砂子的含金率是以每篰籮砂子含金多少表示,夾皮溝是每篰籮砂子能出金三厘。

    所謂篰籮,是以柳枝編成扁平狀的隆形物品,將砂子裝入其中,其重量約60斤,韓邊外地域內的金、銀重量,以“兩”為單位,記載方式為幾兩幾分幾厘。

    前面所說的碾子與砣子,《北滿金礦資源》有這樣一段關于碾子底及砣子的產地的記述:

    從夾皮溝的大房子經立山線,上溯至小北溝的水源處有土門嶺。土門嶺是葦沙河支流寶戲臺北溝及小北溝、金銀壁河的支流碾盤溝、三道溝的支流石匠房子溝與其相背對的水源地。從此處沿石匠房子溝向西北西下行,到姜家油坊,旁邊有石匠房子。此處的石匠房子溝的右側的小山,是由黑云母花崗巖及角閃花崗巖組成,自古是碾子底及砣子的采掘之處。夾皮溝距石匠房子15華里,其運搬(即運輸)完全靠雪橇冬季運行。據了解不論是夾皮溝,還是老金廠、板廟子、二道溝上游等處也都靠雪橇搬運。此花崗巖從石匠房子經碾盤溝、金銀壁河的砲臺子店以北,似乎都有連續分布。

 

碾子與砣子

 

 

韓登舉時代的價格是碾子底金沙3兩,砣子是金沙3分。碾子底為扁平的圓柱形,是由半徑29寸,厚度8寸的花崗巖組成。砣子是由細長的圓柱形,半徑9寸,長27寸的花崗巖制成。此外,在碾子底周圍附有寬11寸,厚15分的圓形木板,以便于處理碎粉。

    在寶戲臺北溝中部有把天然的花崗片麻巖稍加雕琢就成碾盤使用的地方,這個地方叫做押金碾子。

    從《北滿金礦資源》的記述中可以看出夾皮溝采金的盛況。

 

 

 

 

 

第十五節  韓邊外地區的產業、氣候及風俗

 

    韓邊外一帶的產業,最主要的是采金業,其次是伐木業、狩獵業、人參采取業。在韓邊外開采之初,農業只不過是作為副業以豐富餐桌,因此并不是主要的產業。雖然后來韓憲宗在配合清軍鎮壓烏痣李及南山人民反清丈斗爭后,清政府賞韓憲宗“六品軍功”,韓憲宗“招民墾荒”,開墾了大片的荒地,但與其他各業相比,還是不占有重要地位,僅能在村屯附近的山洼谷溝地區見到少數耕地。據說,由今天的大豬圈坑口向上爬上山崗往東走數百米,有一個叫做小房的地方,就是韓邊外時期種菜的地方。而韓邊外時期的畜牧業更是微乎其微。

    長白山豐富的森林中蘊藏著豐富的金礦,到處充滿著寶藏,等待著人們去采掘。韓邊外時期沙金在其領地內隨處可見,非常著名的有夾皮溝、頭道岔、二道溝、蜂蜜溝子、東南岔溝、金銀壁、王八脖子、大沙河、古洞河、石陰溝、黃泥河子、那爾轟、荒溝、梨子溝、頭道溜河等,真的是不勝枚舉。據《滿洲地志》所記:這些被采取的沙金,大多被賣到吉林府,由于山東人占了從業者的多數,因而,有不少人將沙金藏于包袱內,帶回山東省,在芝罘銷售。所以在吉林及芝罘的錢鋪及其雜貨鋪中,掛著收買沙金的招牌,每年舊歷正月前,其成交已達巨額。韓邊外時期的脈金更是豐富,有的時候竟能采到大的狗頭金,即自然金。

    韓邊外地區,居于第二位的是伐木業。長白山各地森林密布,在山林地帶,獸畜群棲。各地都有專門從事獵捕業者。也有隨季節的變化,偶而捕獵的人。他們有的是單人獵捕,有的是幾人合伙獵捕。槍和獵狗往往是他們必備的獵捕工具。冬天的雪橇(爬犁)更是他們必備的工具。也有的捕獵者除了槍以外,什么也不帶,徒步進山,打些小的獵物。這些狩獵者有時還在山上用樹木做墻,前開一門,門內空地斜向下挖一長寬約一丈余的坑,蓋上樹枝,或不挖坑,只在內搭簡易的住處,叫做窩棚。主要獵物有:虎、熊、豹、鹿、狍子、獾子、狐、狼、灰鼠、麝等。

    各處山林中,野生人參眾多。在各處都有眾多的采參者。他們三五成群,由一人擔任參把頭,其他人做邊棍,每個人之間拉開一定距離,手中拿一木棍,俗稱梭撥棍,在森山老林中撥草尋參。無論誰發現了山參,都要大聲呼喊“棒槌”,其他聽到的人必要問:幾品葉?發現者回應是幾品葉。然后圍著山參,用釬子等細細地將人參挖出,采取青苔等將其包好。在韓邊外時期,喊山挖參人的喊聲有時是“此起彼伏”。另外也有不少從事栽種人參的。

    韓邊外時期的農作物,主要是玉米、豆類(黃豆、綠豆、小豆)、高糧及粟四種,其次還有蕎麥、大麥、小麥。每年一熟,在春季四月清明節前后播種,九月中秋節前后收獲。產糧一般足夠居民一年食用,遇到災年就得向外求助。糧食斷絕時,只得挖食野菜、野果、樹芽、草皮充饑。煙草卻到處都有,每年向吉林運送,獲利很大。在吉林城,韓邊外地區的“南山煙”非常有名。

    在松花江流域還盛產各種魚類,如鯉、鯽、草根、胖頭、細鱗等。沿江居民捕撈食用,或出賣獲利。

    韓邊外地區各業的發展,也促進了商業的興盛,買賣往來頻繁,但專門從事商業的人并不多。居民往往是將自家的各種特產等,通過舟船或車子運往吉林府,回來時帶回所需的棉花、燒酒、燈油、火柴等日用品。有的人是以物易物,換回自己需要的東西。有的人將日用小雜貨擔在肩上,往來穿梭于各地,售于居民。這些人被人俗稱為“貨郎”。由于地處偏僻山區,物價很高,尤其是挖金者需要的煙、酒及其它必備的用品,價格更高。

    通貨是韓家自制的。主要是黃金,小金元寶有五分的也有一兩的。還有一種用雙抄紙折疊成長一寸,寬五分的小紙包,將金沙裝入,并在紙包上寫上幾分幾厘,在韓邊外區域互相通用。但去外地購買物品則用黃金兌換貨幣。

    韓邊外地區交通不便,從金銀壁口子到吉林府水路僅有一條通路。夏秋之季順松花江可通舟船,到達吉林城。冬季冰面上可行爬犁。旱路也只有一條通路通到吉林城。由于森林密布、原野相邊、荒無人煙,車馬難行。被人們形容為“羊腸鳥道”或“蟻孔之道”,初來之人,如沒有向導,是很難進入或走出韓邊外地區的。

    據《滿洲地志》載:韓邊外領地內冬季長,多刮北風,雨雪幾乎無期。寒暑變化與山東省比較稍有差別,冬季要比山東省早一個月。進入九月,開始見白霜,十月草木開始干枯。當時,夏季到最熱時穿單衣,每年僅有十余天。冬季必穿皮裘、棉衣,才能御寒。冬天的風一刮起,吹到人的臉上、身上是刺骨的寒冷,吐口唾沫能成丁。一般住房是以木材為墻,外涂泥土,用草莖樹枝成院兒。居民多是山東人,因此佳節祝日、婚喪嫁娶與山東省無異。常吃玉米面制成的餅子,也吃高糧、黃米等,副食多為蔬菜,只到新年及其他佳節時,才能吃肉類、面食,所飲之水均為山間溪流,清冽甘甜。

版權所有:中國黃金集團夾皮溝礦業有限公司    吉ICP備05001162號
技術支持:吉林市捷林訊科技有限公司       本站訪問量:

吉公網安備 22028202000001號

大奶美女的淫穴